今天下班和文雅他們約了去看阿彬的小朋友
自從上回到醫院探望他到現在已經有二個月了
記得那時還沒有端午節
然而才二個月而已 弟弟又進了二次手術房
腦後的惡性腫腦在沒有放療的情況下四處蔓延
現在又擴展到了脊椎
阿彬夫婦這次終於要放棄了
決定不再讓弟弟受苦
如果老天真的要收回他們的心肝寶貝
寧可讓他快快樂樂的過著剩下的日子

弟弟的視神經萎縮而看不見
他只能聽我的聲音 用觸覺來和我玩
不到二歲有十六公斤 我幾乎抱不動
我陪著他玩 牽著他的手東倒西歪的走
摘下我的戒指給他玩
我靜靜的看著他 從他的瞳孔裏看到了我的倒影
但 他卻看不到我
忽然覺得好想進入他的世界
想知道他看的是什麼? 想的是什麼?
這麼小的孩子 是怎麼承受過那麼多的苦?
多麼的捨不得啊...

再看看文雅的肚子 再一個半月就要生了
和阿彬夫婦有著極大的對比
生命多麼奇妙
為它的到來而喜悅時 卻不曾想過當它失去時的那種切身之痛
老弟的小朋友也快要出生了
真的 能平平安安長大就好
總統 就讓給不怕挨子彈的別人去選吧!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