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往亞丁的途中>

前一晚2:30才到稻城 3:00才入睡
朱師傅知道我們到的晚
所以今早是約9:00要出發亞丁
讓大家都能好好休息一下
但因為全身的風塵味實在讓我沒怎麼好睡
7:00就醒來想要好好的洗個澡

昨天到時那開門的小弟就有說熱水器得要插電才會有熱水
怪的是我們房間並沒有熱水器(我猜是和隔壁房的共用)
這裏的熱水不是像台灣那樣源源不絕的
是熱好了40、50公升的水儲在那 
然後再慢慢補進水去加溫
這種熱水很危險
因為很可能洗到第二個人時就會因為熱水不足而洗到冷水
更何況我們房間還是和隔壁的共用
稻城清晨的溫度絕對在5度以下
沒看到熱水器的溫度指示 
我是不敢冒然進去淋浴的
我正打算出房門去問人熱水時
看到好幾個房間都已經辦理了CHECK OUT(估計是一早就前往亞丁去了)
我就偷偷的一間間進去廁所看他們的熱水器
看到一間有70度的溫度而感到大喜
立刻回去拿了換洗衣物到那個房間好好洗個熱水澡
這間旅館大概是新蓋好的
很多門都還是貼著剛出廠時的塑膠膜而未拆
但他們廁所的燈很先進
是有保暖功能的
不會讓你洗完澡之後在那發抖穿衣
是很人性化的設計

洗去一身的風塵味之後整個人是輕鬆多了
結果那熱水器的溫度也降到只剩40度左右
但MEI就沒那麼幸運
本來叫她等一等再去洗
等半天那溫度一直上不來
她試了我們房間的水溫覺得夠熱就進去淋浴
結果就如同我說 洗到一半就沒熱水了(我真的可以改名叫陳仙姑了)
她只好衝去建華和山姆他們房間洗(他們二位男士昨天還是洗好澡了才睡的)
要知道 這麼冷的天濕身換地方淋浴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一早就來個震撼教育
也真是辛苦MEI了

我洗好了澡心情很好
看到窗外的天氣陽光普照 
這讓我的心情更好
八點多我就出門想找朱師傅問看附近哪有地方吃早餐
沒想到朱師傅也起的早 
遠遠的就看他正在檢查他的車子
我純粹只是想過去和朱師傅道個早 想問他睡的好不好
剛好就看到朱師把右前輪給拆了下來
當右前輪拆倒在地上時
我和朱師傅幾乎同時驚呼了起來:

天哪~ 這車子根本就沒修好! 

當初離開康定時朱師傅是換了個新輪胎
結果那一圈不正常的刮痕又再次出現在那輪胎上
而且刮痕的深度是更深了…
朱師傅一直唸:怎會這樣呢? 這裏的技術真的是不能相信,在成都早就解決了…

而我是看傻了眼
立刻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阿拉、耶穌基督、聖母瑪麗亞等眾神全部都謝過了一回
在車子沒修好的情況下
我們昨晚竟然走了13.5小時的路
其中9小時還是那種爛夜路
我們可以平安沒事的到稻城
真的是眾菩薩保佑 前輩子積來的福
忽然一顆小石頭丟到日月潭「咚」一聲的畫面閃過
陽光暖暖照在身上
我還是不自覺的全身打了一個寒顫…

我立刻折回房間和大伙兒說了車子的事
每個人聽了全目瞪口呆
原來我們昨晚是在玩命
也在鬼門關前遊了一趟回來…
我只好安慰大家:好在是我庇佑了大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正面思考ING)
MEI聽了回問我:為什麼是你庇佑了大家?
我回說:沒啊,反正先說先贏~至少要先聲明我不是帶塞的那個…
哎~
都到這個地步了
我們也只能說些冷笑話來舒緩一下受驚嚇的心情

很好 我們又遇到新的問題了
這回我立刻打電話給小肖
電話中聽起來小肖是已經知道事情的狀況
我表示我們不敢再坐朱師傅的車了
這二天我們是停在稻城亞丁
請她另外派一台車來接我們
小肖是接收到了我們的訊息 
表示會盡力處理
而朱師傅請我們先去吃個早餐
他會來處理後續車子的事情

想想我們的遭遇就真的和爬這五座山一樣
好不容易以為事情結束了
硬是要再給你一個Surprise
好個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再次遇到種事 即使天氣再好
心情還是覺得沈沈的
今天都已經第六天了 
到現在除了第二天的青城山和都江堰沒事外
每天都會有新的驚奇出現
而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
我們只好就帶著相機到稻城街上走走 順便吃早餐


<稻城街景>


<稻城的路燈都是這種造型>




<修鞋老人>


<賣水果老伯和他的太太>




<我們有和這個老伯買蘋果>








<他臉上的皺紋還真有故事性呢>


<拿著唸珠的老伯>

想想好笑
不管新都城還是稻城都是摸黑抵達
我們總是在天亮之後才得以一探究竟
稻城是個美麗的城市
天氣又很好
拍拍這裏的藏民 也和他們買了些蘋果梨子
最後找了一間吃湯餃的餐館做早餐
再次換個角度想
要不是因為車子又出了問題
我想我們也沒機會拍到稻城的人們
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正面思考到我感到我背後有道聖光射出的FU)


<我們住的飯店旁很美的一顆樹>


<我們的早餐。左上是湯餃,左下是醪糟蛋,就是我們的酒釀蛋>


<早餐時間>



早餐之後 我們又回旅館了
朱師傅也有了解決方案
他又找了一個師傅(7號師傅出場)載我們去亞丁
他則留在稻城修車
剛好他們同公司的有另一位童師傅帶了另一組客人在亞丁
我們到了亞丁後童師傅會協助我們住宿問題
明天7號師傅會再載我們回來稻城
他的車也修好了就可以回成都了…

我們對是否要再坐朱師傅的車不與置評
就目前來說也沒有別的更好方法
亞丁是我們這次的重要景點
總不能因為修車而又延誤了行程
也就同意了朱師傅的安排
 
原本就知道今晚住亞丁是不能洗澡的
明晚又會回稻城
所以我們就只帶了極簡的隨身行李和充電器
把大行李全留給了朱師傅帶到明晚要住的飯店去
就這樣 我們再度棄車
11:00 搭了7號師傅的車到由稻城出發(又比預期的晚了二個小時)

只是有趣的是當我們都坐好要關門之際
一個女的突然就坐在建華旁的折椅上
我們滿腦問號:這個女的是誰?她想要幹嘛?
7號師傅說是她的妹妹 她也要到亞丁去
反正還有位子 就請我們包涵一下 讓個位子給她
這是第二次了
上次是6號師傅載我們去攝影家走廊
坐到一半他的哥哥說要去康定就這麼擠了進來
這回又是妹妹
好好的一個包車搞的很像是湊團的
哎~ 我們的交通運會不會太背了點
怎麼就沒辦法順順的走呢?

雖然我們的交通運如此的不順
但我們的天氣運真的還不錯
這麼辛苦的一趟路程
如果遇到的是灰濛濛的 相機又拿不出來時的雨天時
我想我應該會在路邊大哭起來吧~
好在老天爺還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至少 在按快門的同時
我們可以暫時忘記昨晚那段的恐怖經驗


<稻城路旁的景色>


<這時雲都還沒有堆起來>

一開出稻城我們就被二側的草原和變色木給吸引
大家一致認為稻城的景色比起攝影家走廊還要美
我們找到了一處有遠山、有溪流、有倒影的景點
那真的是美極了
只是稻城也有海拔3300多公尺
我們光是蹲下來拍倒影再站起來
就立刻喘呼呼的上氣不接下氣
不過看在這麼美的風景上
再怎麼喘也都值得的
只是這裏的大景實在太大了
大到每個人取的角度都差不多
回來我看了一下照片
幾乎長的都一樣
所以就只整理了幾張而已


<愈晚,天上的雲愈精彩>


<這個點是我們認為最美的一個點>


<好在可以拍到這種畫面,不然還真的會躲在被裏哭泣>


<這都得要蹲的低些才能拍到倒影,起身時是喘噓噓>


<我們要回去坐車了/Photo by Samuel>

回到車上 我們又得要繼續進行小組討論
問題是:如果朱師傅的車好了,我們到底要不要再坐他的車呢?
說真的 大家都被嚇怕了
我們有這個命坐到稻城
卻難保我們還有這樣的好運可以坐回成都
他的車一而再 再而三的無法修好
所以在民主的投票結果下
一半的人認為不要再坐朱師傅的車了
就等小肖怎麼安排了

當我們車子走到一個高點時
忽然聽見叮叮咚咚的聲音打在車窗上
仔細一看 竟然是下了冰雹
哇~ 我們這趟真的是無奇不有
什麼都遇到了
剛在山下拍照時差點外套穿不住
結果才不過一個小時
這裏竟然下了冰雹 也飄起了雪
我們幾個沒太有機會看到下雪的土包子
立刻請7號師傅停車讓我們下去感受一下雪的魅力


<看的出有下雪和下冰雹嗎?>

我們一路走 一路拍
途中7號師傅還停了距離稻城62公里遠處的貢嘎郎吉嶺寺給我們拍照
在這裏我們遇到了一位駐寺僧侶
他看到我們六個拿著相機也傻了吧
不過在我們示出好意之後
他也很自然接受我們的拍照
說真的 貢嘎郎吉嶺寺是什麼廟我是一點都不知道
回來之後我才GOOGLE一下
還挺有名的呢!

貢嘎郎吉嶺寺為藏語音譯,意為「雪山州」,因貢嘎雪山三個主峰終年積雪不化而得名。該寺始建於明初,是日瓦縣最大的黃教寺院,長青春科爾寺的屬寺,簡稱貢嶺寺。寺廟建築宏偉,壁畫精美,寺中存有一尊彌勒銅像是五世達賴所贈,非常珍貴。(可惜那個最珍貴的我沒看到)


<貢嘎郎吉嶺寺入口>


<貢嘎郎吉嶺寺全景>


<貢嘎郎吉嶺寺>


<這位僧侶看到我們的陣仗有點嚇一跳,這輩子大概沒被那麼多人拍吧>




<這門框還真是好看>

再往前行 
中午1:30 我們開到了日瓦
這裏是稻城到亞丁之間海拔最低的城市(僅2500公尺)
我們就在這裏用午餐
這餐我們吃的可豐富著
師傅說進了亞丁之後 裏面的東西可貴的很
我們還買了一些泡麵、乾糧
為我們今晚的晚餐和明早的早餐做些準備
晚餐只吃泡麵
為我們的淒苦行程再添一筆慘事...

到了日瓦 就算是香格里拉範圍
這也代表這裏離麗江沒有太遠
只是四年前我們的麗江走的很順
為何這次我們走的那麼辛苦呢?


<我們的午餐在日瓦>


<這個標誌一定要拍一下>

午餐之後接到了朱師傅的電話
他表示他的車明天就會修好
並很希望能載我們回去成都
因為如果他沒載我們回去
就表示他沒完成這趟任務
是一點錢都拿不到的
這次出來他修車就修了幾仟元去了
希望我們能再給他機會讓他載我們回去...

JACK轉述了朱師傅的意思之後
這回又換我們進入了兩難的抉擇...

朱師傅人真的不錯 也一直很負責
車壞了 實在不是他故意的(誰想沒事壞車啊)
但車子到底平時有沒有保養 我們也滿是問號
聽到如果他空車回去是一毛錢都拿不到
這樣一來朱師傅真的是虧大了
我們六個人又起了側懚之心
但是想想
如果朱師傅為了想交差
明明沒修好的車硬是說修好了
到時回程又來個 「咚」 不見了的慘況怎辦?
可惜手上沒有筊
不然就會問一下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阿拉、耶穌基督、聖母瑪麗亞有沒有空再保佑我們第二回?

這真的是很殘忍的決定
但想到明敏帶著小寶和小點點領不到JACK的鉅額保險金(因為在松山機場時我們一看到JACK就抓他去CHECK IN,他沒時間去加保旅平險)
加上該用我們六個人的性命去和那側懚之心對賭嗎?
經過幾番討論後
我們還是決定忍痛回絕了朱師傅的懇求
就等小肖派一台新的車子由成都出發 
明天和我們在稻城會合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和朱師傅通話
朱師傅還是很盡責的把我們的行李寄放在我們明天要住的旅館
並還傳了簡訊告知幾大幾小的行李已寄放完成
之後他就獨自開車回成都了...

這時又有個畫面浮現:
看著朱師傅的車影離去 
車身後捲起了一陣風沙
似乎感受到了朱師傅澘然落淚離去的悽哀...

人與人的緣份真的很奇妙
對朱師傅來說
我們六個應該是他載過最不順的一個團體
或許 前世他是個大員外
我們六個是他的奴婢或長工
這輩子 我們是來討債的
就這麼扯平了吧...


To Be Continued...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