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理塘路上的路段/Photo by Jack>

下午1:00整
自瓦斯溝睽別了46小時之後
我們終於又搭回了朱師傅的車子
這回終於可以真的繼續往前
我們又由康定坐回了新都橋

2:30我們在新都橋尾的廢棄加油站上了廁所
那廁所還真是臭到極點
臭到連男士們都不願進去
寧可在廁所旁的外頭解放
我們女生實在沒辦法
只好憋足了氣之後快速進去再出來
就當我們要上車時
竟然還有一個藏女跑來說我們使用了廁所要和我們收錢
這是個廢棄的廁所哩~
竟然還有人遠遠的盯著這廁所
看到有人進去後硬是跑來要錢
山姆還嗆了回去:你這廁所臭成這樣沒人敢進去叫有人在打掃嗎?這也要收錢?
那藏女還說:你們都有進去了,我都看到了,就是要給錢!
真的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我們也不想浪費時間
還是把錢給了了事

當我們離開加油站後經過了一個小橋
朱師傅有點沈重的說:過了這個橋,之後就開始是爛路了...

這時的氛圍
就像是荆軻要去刺秦王那種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壯烈...
也像是謝安真對著溫瑞凡說:我回不去了...的那種無奈
再往前走 是沒機會再返回做其他的選擇
我們終於要進入了最辛苦的路段了

該怎麼說這路段呢?
新都橋到雅江不過才68公里 但得要開3小時才能到
也就是平均時速只能25公里不到
從新都橋之後完全沒有柏油路這個名詞
全部都是碎石路
載我們去紅石灘的4號徐師傅說的沒錯
這路比起雅加梗的路來說
那雅加梗真的只是小蛋糕一塊啊~

什麼叫五臟六腑大位移 坐在這車上你就會懂了

這種路 動不動就來個像雲霄飛車似的車震
山姆坐在最後面
就聽他在哎喲~哎喲~的叫著
因為車身駛過一個大坑洞 
他的頭就飛撞到了車頂
我們很想要休息
但發現那是不可能的事
因為車子震成這樣
我們光是要保持平衡都有困難了
又怎麼能好好入睡呢?
再加上路況險峻
我們看都看傻了
根本也沒辦法安心休息
我們就這麼一路醒到了雅江
5:30 很準時的 三個小時真的到了雅江
在雅江 我們沒打算吃飯
想趁太陽下山前能趕多少路就算多少路
這種路愈晚開 風險愈大
所以只是上個廁所之後
我們又繼續往理塘駛去

而剛過雅江的隧道時我看到的景象真的讓我咋舌
雅江算是低海拔的城市
旁邊應該是一條溪
但這條溪並沒有水
很像是土石流挾帶著大量的大石、枯木由山上帶下來的模樣
我們在猜 不知道是否和幾年前的四川汶川大地震有關
才會造成如此斷壁殘石的景象
看到這些路段 
不知道要到何時才可以看到這些路上到柏油
才能讓到西藏的路可以順一些
路上的風沙之大 我們的視線僅能看得到前方二十公尺
這和起大霧基本上沒什麼兩樣
風沙也不斷由我們的車門縫竄進
整個車裏的都有塵土味
而我們幾個女的 全身都散發著風塵味

蜀道難 難上青天 這句話 我也懂了...


<往雅江的路上風沙滾滾/
Photo by Jack>


<這段路是單向通行,是等在路邊讓對面的車要過來/
Photo by Jack>


<這就是讓我們幾個女的變成風塵女郎的路況/Photo by Jack>


<會車中...這...叫路嗎?/
Photo by Jack>

新都橋到理塘 我們一共要翻過三座山
而且是很明顯的知道你在山頂
因為在車子裏望出去
四週的山都比我還低
然後一、二個小時後你又看見你在山底了
反正就是一座山一座山的爬
這回海拔的落差更明顯了
我們一下下到2仟多公尺
一下又上到4仟多公尺
再加上車震的我們快要神智不清了
高原反應帶來的頭痛重重侵襲了我們六個
每個人都認命的拿出紅景天和頭痛藥
就是希望能減輕這趟車程帶來的苦痛

除了路況不好之外
有些路段還僅能容一台大卡車而過
有的大卡車開的慢
朱師傅得要想辦法找角度超車(又是玩命時間)
所以有時我們必須要停在路邊讓對面一成排的車子過去
最神奇的是他們有軍車由西藏那開回四川
通常一次會有三團的軍車
每一團約有40台車子
第一次我們光是讓那些台軍車經過
就在路邊熄火停了20分鐘之久
剛好讓朱師傅小小休息一下


<這就是第一次遇到軍車停在路邊的狀況
/Photo by Jack>

而第二次則是太陽下山之際
我們遠遠的看到一成排的軍車停在路邊
就在我們快經過時
我心中一直默唸著:拜託!讓我們過去~ 讓我們過去~
不然這一擋又不知要被耽擱多久了

我的第六感準到快可以去當仙姑了
結果很不幸的 我們剛好是被擋下的第一台車
一位軍人跑來車邊和我們抱歉
請我們等一下 讓他們的領導先下來後再讓我們過
(真的是有夠準的 去買樂透大概可以中頭獎吧)
不過我們就在山底看著山上的一大排車子沿著之字形一路下來
那景觀真的讓我們大伙兒都看傻了眼
本來想說我們在第一台車 角度很剛好的想拍照
但又怕上次山姆在尼泊爾一樣
被誤以為拍了和軍方有關的照片而抓去詢問那就慘了
所以只好安份一點 不敢亂造次
二十分鐘後 他們讓我們續行
我很無聊的一台一台的數軍車
還真的有122台軍車哩!
而JACK也在車子行進時 忍不住拿出相機拍了好幾張
連朱師傅也覺得很特別
在制高點時也拿出他自己的小相機拍照
這軍車的聲勢浩大 真的大開我們眼界
然後也想著:如果跟在這排軍車後面的車會有多嘔
他們的車速更是在15公里之下
一台接著一台的根本也沒辦法超車
能超過20台 也超不了120台
好在我們和軍車是反向而行
讓他們先過就沒事了...


<很不幸的,我們是第一台被攔下來的車子。看到了嗎?軍車就這樣排著整座山,這一回,又等了二十分鐘才可通行
/Photo by Jack>


<這時我們已經上到上面了,這就是一成排的軍車停在路邊準備要走了
/Photo by Jack>


<我們經過軍車團後在制高點拍的,那車陣的長度超過三四公里吧,超級壯觀/Photo by Jack>

再怎麼硬底子
說真的
這麼一路震過來不只是五臟六腑被震到大位移
我們的三魂七魄都快歸不了位了
太陽下山之後 天色暗了下來 山上的溫度急降
再加上什麼山景、路景都看不見了
只看到黑漆漆的一片
忽然想到一首詩:

松下問童子 言師採藥去 只在此山中 雲深不知處

而我們的狀況也是如此

車裏問師傅 多久到理塘 只知山中山 真的是給它山到不知處


問了朱師傅
原來一般雅江到理塘137公里的路要走六個小時
這表示路況就和前面一樣的糟
一點都沒有比較好走的情況
震了七個小時後
每個人的忍受度幾乎已經滿到極限
眼看就要爆發
但一想到我們至少還可以閉目養神
朱師傅呢? 他還得要打起精神繼續開車
入夜後 能見度更差
專心度得要更提高
一路上他把音樂開頗大聲
且都是改編內地歌曲的搖滾音樂
一張專輯 一而再 再而三的重覆播放了七八次之多
聽到後來我都會唱了
頭已經夠痛 聽那音樂又是吵的讓頭更痛了
但為了讓朱師傅提振精神
我們也只好忍痛配合 
一路給它ROCK下去

這也辛苦了JACK 
他坐前座得幫忙盯著路況
我們大家前一晚都被那廁所臭到睡不好
我們坐後面至少是來個眼不見為淨的閉著眼睛不去看那路
而JACK是從頭盯到尾 連續十來個小時
問他感想 他只說看的是心驚膽跳
但這四個字 絕對不足以描述他所看到的驚嚇
JACK不知什麼時候和明敏通過電話的
後來也才知道明敏在台灣也一直擔心我們是否能平安抵達
一路陪著我們 等我們到稻城為止...(所以他們這對夫妻是有真感情的...)

每個人也因為高原反應頭都很痛
那時想到旅行社有給我們一人一瓶氧氣瓶
我們到這時才想到要把氧氣瓶打開來用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吸了氧氣瓶之後頭就比較不痛了些
只是舒緩的時間極為短暫
沒二下子 我們六個人就吸掉了二瓶氧氣瓶
而MEI反應最為明顯 
嚴重到臉色發白 無法言語
連氧氣瓶都還壓不下去
全員的慘狀 
真的可以是用驚天地 泣鬼神來形容...

我這時真的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而且愈笑愈大聲
大家開始討論我們為什麼要花錢來這裏受罪?
最好笑的是JACK
原本是明敏要和我們來的
我們笑JACK不知在家用什麼家暴逼退了明敏
在什麼狀況都不清楚情況下 然後硬是擠進了我們這團 
我們也猜可能明敏在半年前就有先上網GOOGLE了相關資訊 
然後沒和JACK說可能的路況就自動讓位
所以JACK現在才落到這個田地...(說到這我們全車真的笑的好開心 好開心)

還有GRACE 這回專程由溫哥華飛回來和我們一起受罪
她也是那個稻城亞丁在哪都不了解的情況下跟了我們
我笑她下回我們要去哪要先問一問 別傻傻的跟
問她下回還跟嗎?
她還是肯定的回答:要
因為 這種地方也只有我們幾個不怕死的攝友才會來
她不跟 是一輩子也不會來的...(真的是打死不退的好姐妹啊~)

不過我真的很高興這次的旅行是我們六個一起走的
這是我們六個心甘情願做的決定
好在不是我傻傻的去邀了什麼同學或朋友來這裏
那真的會連朋友都不用做了

後來我們又討論到
到底又是誰帶塞? 讓我們的車子出了這麼多狀況?
這回我們又開始分析了
GRACE和我們一起去過吳哥、紐約、京都、尼泊爾
也和我去過南印度
只有在吳哥遇到了水災外
其他的都還算順利
而我、山姆、建華、MEI四個也一起去過麗江、華欣、紐約 也都沒什麼事
只有JACK
在我和GRACE去南印度那年
他和MEI、山姆他們去過北印度
那次他們也是遇到壞司機
而且回來桃園機場時他的車竟然發不動
所以我們一致認為
最可能帶塞的是JACK

JACK少和我們出來
但只要有他出來的旅行(北印和這次的稻城亞丁)
問下次何時再來
我們大家的答覆都是:Next Life
但JACK可不服氣
他表示我們這次行程第一天行程都很順
是GRACE和我們會合後才開始走衰運
所以他硬是要把這帶衰黑鍋丟給GRACE..

綜合以上分析
反正帶塞的不是JACK就是GRACE
這在之後發生的事件 
可得到完全的驗證

8:30 我們大伙兒想要解放一下
其實我們是怕朱師傅太累了
所以就停在路邊休息一會兒
一下車 冷風捲著風沙撲面而來
我們全部圍成一團的苦笑了起來

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們到底造了什麼孽?
我們為什麼會在這受苦受難?
我們為什麼好好的十天假期不好好去渡個假,跑來這來玩命?
我們為什麼當初不選擇第三個方案,到成都近郊走走就好?

這一連串的問題無時不刻的在我們的腦海繞著
但答案是 無解!

不過這回我可又有了新的體驗:有在開放的場合大剌剌的就地解放的經驗嗎? 

下車後望眼所及是一片漆黑
二邊都沒有來車
也看不見任何的民房人跡
在這裏 也沒什麼坑洞或大樹做遮避
唯一的燈光就是我們的車燈
只好叫男士們背身迴避一下
我們女生就只好蹲在路邊方便
在馬路邊解放哩~(如果這可以稱之為馬路的話)
這真的是有夠開放的經驗
不過這種經驗還是不要為妙...

我們又繼續震了三個小時
深夜11:30 我們終於到了理塘
本來的半條命到這裏只剩下四分之一條了
理塘的海拔是4000多公尺
一般遊客是不會選在這裏住宿
所以休息了一下之後
我們要繼續趕路到稻城去

原本以為最爛的路已經結束
剩下的148公里的路如果是好路的話
大概1.5個小時就會到了
但我錯了 這不是高速公路
新都橋到稻城要翻過五座山
但在理塘之前 我們只翻了三座
所以我們還得要再翻二座山才能到的了稻城
唯一的好消息是可以不用再震了
因為至少是柏油路到稻城
11:30上車 彎蜒的山路讓我們又整整開了三個小時的車才到達稻城
由下午1:00開始 到半夜2:30
整整震了13.5個小時的車程
翻了五座山 走了430公里的路終於到了稻城
一條命震到不知道還留不留有一魂一魄
這段搭車經驗實在是太痛苦了
那時想到我同事JASON
他是有來過稻城亞丁的人
我不禁心裏唸他
為什麼不把路況說的嚴重一點(他只說路不太好走)
這路況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尤其是坐車坐到半夜2:30....


<看到右邊的高度圖了嗎?真的是五座山。最低海拔2500公尺,最高海拔4700公尺,這天我們一共走了505公里,平均時速只有28公里>

後來再想想
你有做過什麼事是可以持續13.5小時不間斷的嗎?
山姆說是坐飛機
但那至少有一半的時間是在昏睡當中
而朱師傅他整整開了13.5小時的車
我的天 那要多大的堅持力才能做到?
其實想想 身為乘客也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夜間疲勞駕駛
如果在山中出了什麼事
那真的是就像丟一顆石頭到日月潭裏
咚一聲 就沒了...

沒有一間旅館會等客人等到半夜二點半的
所以我們光是等人來開門就又等了好一陣子
來開門的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弟弟
拿了三把鑰匙給我們之後他就跑去睡了
我們請朱師傅早點去休息
因為明早我們還得要再開三小時的車到亞丁去(車程真是綿延不絕啊~)

半夜稻城真的有夠冷的
我猜當下的溫度接近0度
我是全身凍的牙齒打顫提著行李進房
天氣太冷 又被這趟車折騰到半條命不到
所以我打算明早起來再洗澡

這房間是小肖訂的
至少是像樣點的房間
光是單人床就是超大型的
但缺點是沒有電熱墊
所以當我躺進棉被時
是被那棉被的低溫度冷到打了個哆嗦
這時我實在太佩服我的先知著見了
在出門時我買了一個吸管式的水壼
這水壼這次可好用的很
除了在如此震陡的路途還可以方便飲水外
另外還有一個功能
我燒了一壼的開水
倒進我出發前買的水壼裏
這樣就成了我的暖暖包
誰管它全身上下的風塵味
我就這麼抱著這個熱水壼慢慢睡去
心裏落了個踏實
總算到了稻城
相信明天起就會像童話故事裏一樣 
一直平安順利快樂的繼續我們的行程...

但是套句電影英雄裏一直重覆的一句台詞:事情,不是你想像中那樣的簡單的...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問風 的頭像
問風

問風掠影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