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瑞特車站>

如果參加澳洲的旅行團
除了企鵝遊行的景點之外
通常也會安排疏芬山採金博物館(Sovereign Hill)的參觀
如果參加一天的當地Tour
一人也要接近100元澳幣
但查了一下資料
到疏芬山採金博物館其實不難
就剛好由我們民宿附近的南十字星車站搭車到巴拉瑞特車站(Ballarat Station)後再轉公車即可
一人可以省下三十多元澳幣(門票一人是42.5元+火車票一人23.4元)
所以我們當然是選擇自行前往
只是我們身上已經都沒什麼現金了
這門票和火車票可是都用刷卡付的

我們是坐12:08的火車前往
依時間表上的13:34準時的抵達了Ballarat Station
一出巴拉瑞特車站就看到那雲實在美的好有氣勢
巴拉瑞特車站也十分的特別
復古木製的白色建築
在藍天白雲下煞是好看




<那雲還真是暴力美啊>

出了車站之後
是還得要換巴士到疏芬山採金博物館
問了一下之後知道是要搭9號的公車
這公車一小時才有一班
好在只要等個十幾分鐘就會有車
我就趁這時趕快把這些暴力雲給拍下來
搭配著建築
真的是會讓人讚嘆的深呼吸


<我們要坐9號公車>


<STOP>


<公車站牌正對面的一間好像停止營業的飯店>


<公車坐個十分鐘就到了疏芬山採金博物館入口>

Sovereign Hill(疏芬山)是西元1851年到1855年時的金礦區
現在已經不再採金了
但在澳洲有心人的保存之下
讓19世紀淘金熱時期的城鎮風貌完整重現在眼前
在這裏遊客可以淘金、欣賞拓荒劇場、參觀地底礦坑、乖馬車遊覽
但最吸引人的是這裏所有的工作人員都穿著百年前的服飾在郵局、打鐵店、面包店裏工作
只要有淘金的
好像就少不了中國人
所以這裏也有穿著清朝服裝的華語導遊
把當年的歷史景觀盡可能的呈現給遊客們


<疏芬山街景之一>


<這三位老先生自彈自唱的表演中>


<他們都是工作人員,所以你可以盡情的對著他們拍照>


<這位大提琴先生還會搶鏡頭讓我拍呢!>


<復古街景就改用復古色調看看>


<工作人員穿著十九世紀的服裝,彷彿我們回到了一百年前一樣>


<也有馬車可以搭,不知要不要再多收錢?我們沒坐就是了>


<看到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娃,剛好當我的模特兒>


<她就這樣擺著姿勢讓我拍,挺配合的>


<白白胖胖的很可愛>


<這和我去林口賽德克巴萊片場的感覺很像,連這些廣告都要做的很復古>

這裏的主街大概不到100公尺
二邊全部都是各式各樣的商店
都可以進去參觀
這時這又很像是我們宜蘭的傳藝中心
每個店裏的擺設全都是可以買的
也都可以讓我們拍照


<這間是專門賣廚房用具、鍋碗瓢盆的店>


<這間是女紅店,全都是賣一些布料、衣物>


<店的另一邊是男士用品,這裏有二位店員讓我拍照>


<很有親和力的工作人員>


<這是一間旅店,房間、會議室的擺設是只能看,不能進去的>


<這面牆也挺好看的>

我們到的時間已經是二點多了
如果早一點到
我們還可以看到一些遊行
可惜到的太晚了
經過主街之後 後面就是採礦區
這時的天氣也開始有了變化
那烏雲似乎是蓋著天的另一半
看來陽光就快要沒了
我只好趕快加緊的按快門


<那烏雲也黑的太有壓力了吧!>


<這一面還有一些陽光>


<採礦區數景,右上是可以另外再買門票到裏頭去參觀>


<這也有蠟燭店,現場就做蠟燭販賣給遊客>


<也可以親自去體會做蠟燭的樂趣>


<這是一間打鐵店,所有的鐵製品全都販售中>


<打鐵老翁除了表演之外,所做出的鐵製品又可以賣,還真是一舉數得啊>


<一對正在研究地圖的老夫婦>


<上到比較高點回看剛才走過的主街>


<馬伕對談中>


<原來一百年前也有保齡球,只是是要用雙手把球丟出去>


<然後得要自己走過去把球放在軌道上滑回來>


<保齡球店裏賣飲料的女孩>


<最後是採礦區,遊客可以親自下去體驗淘金樂。只是我實在很好奇,怎麼可能淘到什麼啊?>


<採礦區數景>


<一百年前真的有中國人來這淘金,所以難得有看到中文>


<紀念品店裏的陳列品>


<淘的很認真的小妹妹>

我們在這裏大概看了二小時
4:30就又搭他們自己的巴士到火車站去
再花一小時半的車程回到墨爾本
在火車上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們這個車廂裏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壯壯女生
她一個小時半的車程裏一直在講電話
而且那音量是全車廂的人都可以聽的到
本來想要好好休息的
全因為她的音量吵的我根本睡不著
在台灣捷運上除非是六七十多歲的老先生老太太
真的很少人會希望所有車廂裏的人聽他在講什麼
這個女生實在讓我印象太深太深了


<回到南十字車站>

我們大概七點左右又回到了聯邦廣場附近
最主要是想找個地方吃飯
因為身上僅剩最後了二十多元澳幣
這晚餐就當作我們最後澳洲行的完美慶功宴
本來是想回到Block Aracde那有些小餐館
但沒想到這裏的店都關的早
七點左右幾乎都休息了
還有開的 我們身上的錢也不夠付
最後就找了一間批薩店坐下來用餐
我們還真會點
身上的現金付了餐費之後剛好只剩下0.2元
也就是身上的澳幣全部用的剛剛好
就不用再帶澳幣回台灣了


<墨爾本市裏的觀光馬車>


<經過一棟很有設計感的大樓,那玻璃的反射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們又走回了
Bourke St.,但很多店家都已經關門了,在台灣實在很難想像>


<這是我的單眼相機在澳洲按的最後一張快門>


<我們的晚餐就在人行道旁的一間半露天式的餐廳用餐,叫了一個PIZZA、烤雞串和一塊炸魚>

我們是晚上十二點多的飛機
但八點多我們也沒什麼地方要去了
想想還是早一點去機場找地方上網
所以又回去民宿把我們今早在維多利亞皇后市場買的紀念品放進行李
再回到南十字車站搭巴士去機場
到了機場也才九點多
距離可以CHECK IN的時間還很早很早
而且很不方便的是竟然機場裏沒有地方可以上網
我還好還有IPAD可以看預存的影集
Teresa就一整個無聊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可以CHECK IN的時間
也是我和Teresa道別離的時候
我飛往吉隆坡 她飛往新加坡
然後各自再飛回台灣

我第一次踏上澳洲的十天的澳洲行 
就這麼結束了
除了在墨爾本感冒的有點嚴重之外
其他的一切都還好
當然 要不是有翰偉的熱情招待
我想在雪梨不會走的那麼順吧!
所以有旅居海外的同學還真是件幸福的事呢!
尤其是台灣過年期間又濕又冷
而我是滿足的帶著南半球的晒傷回台灣的
更是特別的幸福啊~

澳洲 下回再見囉!


<搭巴士前往機場中>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問風 的頭像
問風

問風掠影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