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outh Street Seaport一景>

美國時間:5月9日

今天是我們在紐約的最後一天行程
我們的好運氣全部用完了
因為今天是個下雨天
除了我和GRACE之外
其他四人都準備去Woodbury做最後的血拼
到紐約 幾乎很少人不去Woodbury
我的定力夠 也沒缺什麼
就把這天排來我在紐約的探親日

怡慧是我最好的高中同學
我們國高中同班了六年
又一起考上了淡江 住在一起三年
在淡江參加三次金韶獎的創作比賽
也都是怡慧幫我編曲伴奏的
只是大學畢業之後她就來紐澤西唸書 
然後結婚 生子
這次來紐約 當然得到她家坐坐
看看好久不見的KEVIN


<2.賓州車站>

怡慧很擔心我不會坐火車到紐澤西的Dover
幫我把所有的時刻表和班次號碼全找齊了給我
說真的 經歷過南印那種不可思議的火車公車的經驗之後
還真的沒有什麼交通工具可以難倒我的
她說的真清楚 讓我一點兒困難也沒有的就買好了票上了火車
(有啦~ 前一天晚上看完音樂劇之後 建華還有陪我到賓州車站先探了一下)

其他人是打算坐9:30的車去Woodbury
而我得坐8:18的火車(NJ Transit)到Dover去
所以當大伙兒還在早餐時 我就得出門到賓州車站去了
經過前一晚的探路 我發現我到的還太早
因為車班的月台都還沒公布
等了一會兒才知道是在第四月台
往紐澤西方向的旅客還真少 一個車廂坐不到十個人
從紐約坐到Dover要一個小時半的時間
9:40 火車很準時的到了終站Dover
外頭雨下的真不小 又濕又冷的 彷彿又回到了波士頓的天氣
我還在冒著雨拍照 遠遠就看到怡慧撐著傘跑來
她看到所有人都下車了 怎還不見我身影(因為我那時在車上拍車掌先生在看報)
還擔心我坐錯車 
我可是個「聰明」的硬底子資深美少女 
她還真是白擔心了呢…


<3.聊天中>


<4.坐火車到Dover>

一到怡慧家就看到Kevin很高興的跑來
問我的第一句話就是:阿姨,你開什麼車啊?
我一頭霧水的回答:我坐飛機來的啊~
後來怡慧才說 Kevin愛車成痴
問人的第一句話就是:你開什麼車?
這點和我們家品諺一模一樣
小男生怎麼對車子都那麼有興趣? 敏感度那麼高?
只要看到車尾巴 就可以喊的出車品牌
在怡慧家我們聊天 看看她的房子
老同學能這麼的見面 真好


<5.與怡慧及Kevin合照>


<6.18年前大一時與怡慧的合照>(哈哈哈...十八年後好像更年輕喔~)


<7.怡慧全家福>

中午 鼎中和怡慧請我去吃牛排
我也利用這機會幫Kevin拍了不少照
怡慧說他平時會躲鏡頭的
很難得看他那表情豐富的肯讓我拍照


<8.大家一起裝可愛>


<9.表情超多的Kevin>


<10.笑開懷>


<11.牛排餐>


<12.餐廳數景>

午餐之後他們還帶我到附近的MALL買我喜歡的洗手乳和沐浴乳
在Yhaoo拍賣一瓶要賣到180(不含運費)的洗手乳
在那竟然賣5瓶15元美金 
而沐浴乳也是5瓶20元美金
我完全不管他們有多重
一口氣就買了10瓶洗手乳和5瓶的沐浴乳
然後再到Costco去買維他命和維骨力
其他人在Woodbury血拼 我在紐澤西也是努力的跟上進度

之後怡慧還帶我到一個可以看到曼哈頓全景的地方
這裏12年前我有印象
夜景更是美的令人嘆為觀止
只可惜今天的天氣實在太差
下雨又灰濛濛的一片
什麼也看不見
只好按一張快門 又是聊表記憶一下…


<13.濛成一片的曼哈頓島>

三點多 我就得趕回曼哈頓了
我就像是在趕場的大明星一樣 得和外甥Jerry碰個面
回程我是坐Path回紐約的
這又是另一個交通系統
有點像是地鐵 但是往返紐澤西與紐約之間的
由這裏坐回賓州車站不用半小時就到了
只是YH是在30街和第八大道口
而我下車的地點是在34街和第六大道口
我雖然身強體健
但背著一機二鏡的包包之外
又背了10瓶洗手乳 5瓶的沐浴乳 和13瓶的維他命
再加上下起雨 我又沒帶傘(有帶也沒有手可以撐)
這些東西把我給搞到差點走不回YH
花這麼大功夫帶回台灣 洗手乳再怎麼便宜 
想一想真覺得「聰明」的硬底子資深美少女也是會有「笨」的時候


<14.搭PATH回曼哈頓>


<15.差一點變成悲情苦力女的凶手>(左邊是是維他命 右邊是洗手沐浴乳 二者差不多重)

我一回YH就把所有行頭都放下
只簡單的帶著LX2和TC1 以及傘出門
上了地鐵之後才發現我忘了帶手機
和Jerry約在一個我很陌生的地方
只希望我們二個默契夠 別找不到彼此就好

還好 Jerry講的地點還算清楚
我沒花太大功夫就看到他在路口講電話
聽語氣知道他是和表姐通話
我站在旁邊聽他講了快五分鐘之後他才收線
然後問我第一個問題:阿姨,中國人是什麼花不能送啊?
我又被他問的一頭霧水 要他把事情說明一下

先介紹一下Jerry
他是ABC 去年才從NYU畢業
基本上 四年前和他溝通得要一半英文 一半國語
直到他四年前花了二個月的時間來台灣師大學中文之後
國語才說的順多了
也因為在台灣的二個月Jerry是住我房間
所以這回來紐約 他無論如何都要請我吃飯

再回到之前的狀況
原來今天是住在亞特蘭大表姐的生日 
Jerry很貼心的送了一個生日蛋糕造型的「盆花」
表姐看到這「假」蛋糕以為下層是真蛋糕 還拿進冰箱冰
後來打給Jerry才知道整盆都是花 這就已經不太高興了
更重點是那個花…… 哈哈哈…
表姐還一直叮嚀他下回絕對不能送中國人這種花
Jerry一直不懂為什麼表姐收到那個花會那麼不高興
一直逼問表姐: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但表姐今天生日 就不想講原因
所以我到的時候 二個人就一個不講原因 一個在逼問原因的僵在那
然後我就在旁邊聽了五分鐘Jerry講了N個WHY…

我聽了整個緣由之後就哈哈大笑
不用問表姐我也知道那是菊花
我只有拍拍Jerry的肩膀說:中國人真的有很多的禁忌,那花,真的別送人比較好…
Jerry還是覺得自己的貼心被潑了冷水 心情一直無法釋懷...
呵…真怪不得他啊~

Jerry先帶我到South Street Seaport去看看布魯克林大橋
只是下雨下的很煩
再加上天候不佳
所以也只是做個短暫停留就走人


<16.South Street Seaport一景/TMAX400>


<17.海港一景/TMAX400>


<18.布魯克林大橋/TMAX400>


<19.與Jerry合影>

之後Jerry帶我到他的宿舍去坐坐
他就住在華爾街附近 一出大樓就可以看到21世紀百貨
他是和另外二個以前的同學合租一層樓
小小的房間整理的乾乾淨淨(他很誠實的說因為我要來所以有特別整理一下)
但一個月要1000多美金 他還說這算很便宜的呢!
呼~在紐約生活 真的得要有三頭六臂呢!


<20.左上:一樓信箱處/右上:公用廚房/下:JERRY的房間>


<21.Jerry住的大樓下看出去的景象/TMAX400>

晚餐 Jerry請我到一間很特別的 Pearl Oyster Bar海鮮餐廳吃飯
小小的Bar是座無虛席
位子數真的不超過50人
很多人還在外頭等著
Jerry說這是他最喜歡的餐廳
他去年畢業時 他生日時 都會來這裏慶祝
說真的 他們的餐點都好有特色
尤其是那個龍蝦沙拉麵包
在波士頓時沒吃到 反而在紐約吃到了
我這個對味覺幾近植物人反應的人 平時是分不出好吃不好吃的
但這間餐館的餐點真的讚 料多實在 而且精緻
是我在美國吃的最美味 且最有特色的一餐
當然 有小帥哥Jerry共進晚餐 自然也加分不少


<22.左:五味鮮蝦/右上:龍蝦沙拉/右下:生煎干貝>


<23.Pearl Oyster Bar>

晚餐之後 Jerry還帶我到他以前唸的NYU附近走走逛逛
我看到了華盛頓廣場
嗯~ 又在整修中…(美國是怎樣 要準備嫁人嗎?怎麼全都在整修?)
雨又下個不停
所以逛了一下之後Jerry就很紳士的送我回YH
也介紹一下我們伙伴給他認識
Jerry看到Mei時還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哈哈大笑的說:對~ 這些人你全見過 因為都是我網誌裏的常客呢!
(Jerry雖然看不懂中文 但他還是都會來看我的網誌 因為他最近也買了CANON 450D在學攝影呢!)


<24.紫色是NYU的主色/攝於NYU圖書館>


<25.NYU圖書館>(JERRY說本來是沒有樓上那些閃閃反光的塑膠透明板 但連續幾個唸書壓力過大的學生直接跳下來後 校方就每層樓全加了塑膠透明板防止悲劇再發生)

送走了Jerry 我開始努力整理行李
明天我們四點就叫車來接我們
我的行李也因為買了一堆的瓶瓶罐罐而多了一件出來
又多為液體 所以得仔細包裝

呼~ 好快
在美東的八日遊就這麼結束了
補上了12年前幾乎快遺忘的回億
明天 我們終於要回家了…


<26.JFK機場登機前的大合照>

~~~~~~~~~~~~~~~~~~~~~~~~~~~~~~~~
台灣時間:6月9日

行程的最後二天就是換過換日線及搭飛機
除了GRACE飛往溫哥華之外
回到台灣後
我們五個人隔天很神奇的完全沒時差的全員上班

這一個月整理這些網誌還真是苦不堪言
想要跳個TONE 又覺得不寫完總放不下心
呼…
整整一個月之後
我終於把整個行程給寫完了
因為我在猜 我不趕快把美東行寫完
就無法解開王建民一直無法贏球的魔咒
現在 我拼了命把行程寫完了 
下一場小王該拿勝投了吧?
真的與我無關了喔...


註:
今天值得慶祝的完結篇日子 剛好也是建華的生日
雖然他一直想低調點
但我還是要大聲說:恭喜華哥!賀喜華哥!又老了一歲!
雖然你那麼愛穿A&F裝年輕
還是要祝你 福如東海~ 壽比南山~
咻~碰! 咻~碰! 咻~碰! (煙火想像施放中…)
YA~ 我終於可以換別的主題寫了...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