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照片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

在教師節那晚和MEI到日新威秀一起去看了賽德克巴萊之太陽旗
想在首映當日看彩虹橋的
如要是10/1我們幾個約好了要去林口霧社街看看
希望能在去林口霧社街之前
把上下集都看完比較有感覺
但只要能上網訂票的系統
位子都已經七八分滿
剩下的位子要不就前三排
要不就很邊邊
正想放棄之際
很幸運的
剛好EMBA同學有二張位子極好、又是首映當天的票要讓出
我一看到就立刻把那票拿了下來
最後是和敏倉一起到微風國賓看賽德克巴萊之彩虹橋
能在首映日天當看完賽德克巴萊
感覺還真的挺酷的

【以下牽涉劇情,不,應該是歷史。不喜者勿入】



我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
往往看小說或連續劇時
都會先偷偷翻到最後先看一下結局
我承認我在看賽德克巴萊之前是完全沒做功課的人
所以在我看完太陽旗之後
回來就GOOGLE了一些霧社事件的相關歷史
才知道後來 因為二次的霧社事件讓參與霧社事件的六社的賽德克族幾乎滅族
而且有一半的婦孺和戰士都採取上吊於大樹之下
而花崗一郎和二郎 身份夾於日本警察與賽德克族人之間的矛盾
最後讓他們選擇了自盡
後來日本人採取了以蕃制蕃
讓同是賽德克族但不同社之間的族人互相殘殺
看到這樣的歷史
在還沒看彩虹橋之前我就已經有很多的畫面在腦海之中
這是多麼悽慘的悲劇啊~
所以我是在有了些心理準備之後才進去看彩虹橋的
希望不要被自己的眼淚給打敗



劇情就不提太多了
談談彩虹橋的幾幕吧!
下集就如同魏導所說 是會讓大家哭的很慘的
沒錯
如果在看了賽德克族的婦女為了不讓族裏的戰士牽掛而集體上吊自殺還不動容者
那真的可以和"鋼鐵人"做朋友了
幾個小朋友阻止自己的媽媽和祖母自縊的哭戲
還有一郎親手殺了妻子和兒子之後的切腹
真的讓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淚腺
這二幕 算是整部電影最悲情的橋段
我喜歡魏導不過於煽情的處理這些段落
包括莫那魯道親手殺了自己的妻子、馬紅和哥哥的最後訣別、巴索重傷之後請族人殺了他的部份
並沒有用太重的力道去逼觀眾流淚(還是我的心變的硬了些?)
讓觀眾的心情可以快速抽離悲劇之後
繼續後面的劇情發展



其實我喜歡導演表現日本人小島和鐵木瓦力斯這二個人的個性
在歷史上 他們二個算是讓悲劇擴大的負面主角
如果為了劇情的張力
或許會把這二位的個性變的極端的負面
但在電影裏 以一個比較中立且平實的角度去重塑
我相信在那個年代 他們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一定是心裏經過極大的掙扎
整部電影裏
大概只有一開始的二個日本人比較壞
其他的日本人或原住民並沒有那種極壞的角色
這是我喜歡的原因
因為我們不在那個時代
是沒辦法去論斷那個人的是與非的



下半集幾乎都是在森林裏拍的
那個難度怎麼看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那麼多的人、那麼多的爆破
真的不得不佩服整個劇組的用心
尤其是賽德克人埋伏在各個樹上的層次感
那視覺效果很給人空間感與想像空間
但是最後幾個爆破動畫
說實在的 還是假了一些
就是假到有一點和電影格格不入的感覺
但想想 在這森林裏要抓那麼多人的特寫和打鬥畫面
你又不能真的燒了這些神木
這些動畫能做成這樣也算難得了
只是一眼就看出來的假
還是覺得破壞了整個電影的感覺



還有一個我覺得可惜的
是馬紅和達多兄妹最後的訣別
那時其他的戰士和婦女在跳最後的舞和喝酒
以歡樂的舞曲來送自己最後一程
可惜的是兄妹二的對話時
我覺得這時的音樂背景應該要跳開
二個人如此悲痛的交談
如果能夠以更憾動人心的交響樂來襯底
或許會更有感覺

還有最後一幕所有戰士一排接一排走上雲端的彩虹橋
這我也覺得手法有一點點老梗
如果能把賽德克婦女們也帶進來
讓他們在彩虹彼端相會且快樂的過日子
不知道會不會比較好?
這是我這門外漢的想法
可以略過不看



不過我也喜歡莫那魯道最後轉身離開的背影
原本以為會有在洞穴開槍自盡的畫面
結果導演並沒有安排
保持一種戰士最後的尊嚴
也讓觀眾有更多的想像空間
這樣的安排真的好很多很多

在看電影之前
我還先去書店裏翻了"電影巴萊"這本書
想要更了解整部電影的拍攝過程
如果想去看林口霧社街的
會發現所有場景的95%都在上集就出現了
下集幾乎都是在森林裏所拍
可惜的是那森林
我想應該沒辦法去到那吧....



回來有想要聽KKBOX裏的賽德克巴萊的原聲帶
我聽了二首之後就不敢再聽下去
因為心情會變的很沈重
怎麼聽就會想到那些電影裏畫面
這的確是一部主題很沈重的電影
但我可不希望我的生活也都那麼沈重
還是聽聽"GLEE-歡樂合唱團"的原聲帶心情會好很多很多...

看了上下集的賽德克巴萊
為魏導花了十二年的籌備只讓台灣人再次重視這段歷史
只能說魏導你真的好樣的
為了這個好樣的魏導
還是鼓勵大家進戲院捧場一下囉!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