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中由北海道回來時就和建華說:怎麼辦,我不知道下個旅行在哪裏,感覺好空虛喔~
沒錯
我的生活彷彿就是靠著每一個新的旅行在支撐著
期待著下個旅行的來臨
不管工作再怎麼忙 總是有個目標在前方等著
日子就會覺得很有意義
二個月前 老爸和我說他華航的哩程數年底要過期了
而我的年假還有三天半
老爸沒去過峇里島
而我上回去峇里島已是十年前
再加上又看了「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
在這些理由充份的情況下
我就安排用老爸的哩程數換了三張免費到峇里島的機票
在12/8帶老爸和老媽到峇里島自助行
公司最近在福州辦了一個很大的會議
日期竟然是12月7日
原本打算要延期去峇里島的
但想到我房間和當地導遊都早已安排好
所以就決定賭回台灣的班機不會有問題
12/8由福州回到台灣不到七個小時 
晚上又坐飛機前往峇里島

為了福州的會議
連續三個星期一直都是忙到天昏地暗
沒時間處理自己的事
連信用卡的卡費都忘了把錢轉到自動扣款的帳戶裏
睡也睡不好 往往半夜腦子裏都想著會議的事而睡不著
但一想到有峇里島的旅行在後面撐著
什麼辛苦都覺得值得了

只是在上週出發前往福州時就覺得自己有感冒的癥狀
我是靠意志力把所有癥狀給壓抑住
好在 撐到了會議結束 
一整個人放鬆之後聲音也啞了 也開始咳嗽
所有感冒該有的狀況全都在會議之後爆發
我就只好拖著可怕的破嗓子和略為恙的身體出發到峇里島

我們是晚上8:20的班機
沒想到下班時間竟然如此塞車
到桃園竟然要整整一個小時多
好笑的是我們到了華航櫃枱
6:30了竟然還沒有可以CHECK-IN的櫃枱
還是一位地勤少爺問了好幾個人之後
最後自己開櫃讓我們辦理登機
入關之後檢查行李竟然是大排長龍
天哪~是多少人要出國啊?
看來經濟真的恢復的差不多了

因為是晚班飛機
所以這個班次的位子只有坐了七分滿
我們因為太早CHECK IN了
所以被安排到倒數第二排的位子
那時就看到最後一排有個中年婦女在三個一排的坐位中坐了中間那個位子
就覺得很奇怪:很少人會想坐中間的位子
一般人通常是會挑靠窗或靠走道的位子坐
之後有個台灣女人走來問她是不是一個人?希望和她坐同排但隔一個位子
結果那個女人不懂英文 
是前排的日本人和她翻譯之後她竟然回答:她要一個人坐一排
這回答連我聽到都傻了
台灣女人聽了更是火大 回她說她又不是買三個人的票 憑什麼她不讓人坐
所以即使連著坐不舒服 
她還是硬要坐她旁邊
沒想到那日本女人耍手段
她把她的手跨在二個手把上給佔著 
分明就是想叫台灣女人知難而退
氣的那個女人叫空少過來 
反應那個日本女人不講道理的搶她的位
如果是我 我想我也會很發火
但這時就很佩服華航的空少
他很小聲的不知道和台灣女人說了些什麼耳語
感覺上好像是叫她沒必要和那個女人生氣而壞了旅行的心情
還要幫她安排別的一整排的位子給她
聽的那個台灣女人態度也軟了下來
硬是把最後一排的位子給了那個無理的日本女人
五個小時的飛程
那個日本女人整個橫躺在三個座位上
原來 這是她不讓人和她同坐一排的原因
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沒有禮貌日本人
這次旅行還真的讓我見識到 
原來日本人也是有那種蠻不講理的拗客的

由台北到峇里島是接近五小時的飛程
因為身體狀況不佳 加上又接近半夜
所以我基乎是一路睡到峇里島
到峇里島時是半夜快2:00
出了關 拿了行李走到外頭只有零散的計程車司機
不跳錶 只喊價
我知道機場離我們住的KUTA市區很近
正常跳錶只要5、6萬
竟有個司機喊了15萬印尼幣
我只好再找人問問
因為時間也太晚了
只找到一個8萬願意載的司機
車程很近 不到十分多鐘我們就到了要住三晚的Kuta Town Houses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問風 的頭像
問風

問風掠影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