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撐>

前一天到淡水拍到晚上九點半到家
而今天則得六點起床
因為要跟翁老師的A班到台中彰化外拍
集合時間上午7:00 在台北火車站東三門
知道是一場硬仗 所以前一晚東西收好 就早早上床躺平

只是沒想到 河內的惡夢又再次重現
我一覺好眠 好眠到一醒來已經是早上6:45
我的天! 我差點沒傻眼! 手機鬧鐘怎麼會沒響???
立刻打電話給建華 他人剛過捷運市府站 要他和老師先說一聲我晚點到
然後十分鐘刷牙、洗臉、穿衣 兼半套妝上妝完畢 再衝到大馬路攔計程車
大概天氣太熱 沒人要出門 連計程車也看不到 
忽然覺得台北市怎麼那麼空?
我一邊跑一邊找車 跑了250公尺後 6:57分上了計程車
一上車就和司機大哥說:能不能開快一點?我7:00是應該出現在台北車站東三門的…
司機大哥提高了音量說:7:00? 怎麼可能?
我說:我知道不可能,所以…能多快就多快吧!

我想我該感謝的除了沒有紅綠燈的市民大道外
還要特別感謝這司機大哥的配合
只有在一個有測速照像器前減到標準速度 
其餘路段 他一路以時速120公里急速前進 
快到我原本打算在車上補上我另半套的妝 都因為車速太快怕畫花了臉而放棄
司機大哥還回頭問我:有沒有覺得自己像總統?在台北市走時速120公里哩…
有有有~ 我真的覺得我快成為呂秀蓮的接班人了

真的不誇張 7:05我已經到了台北火車站
司機大哥不止是時速配合 連下市民大道禁止迴轉也都當作參考之用
硬是來個180度大迴轉
真的讓我感動到無言以對
165元的車資 希望多給他35元的小費 對他可能發生的罰單盡點微薄的貢獻

7:10 我出現在台北車站東三門了
再創我個人不可思議之記錄一筆
只是這種震撼教育還是別上比較好
年紀大了 心臟負荷不了…

結果為了等一個同學 車子等到7:30才發車(後來那個同學有沒有來也不知道)
早知道就慢慢來就好了
然後一路上和MEI他們上一週的狀況很不一樣
B班是翁老師講半小時 看大家鬧哄哄再補講半小時
前後也不過一小時
但A班的班長不知哪來的奇想 
從桃園開始 竟要大家拿麥克風自我介紹 
然後每個同學都說些很八股奉承的話 或提問題請老師回答
一直到台中 二個小時多車程都在疲勞轟炸(老師講的當然不算)
我和建華坐在最後一排 原本想裝死不拿麥克風
但班長眼尖 硬是遞了麥克風過來 一句「美女,該你了」點到了我的死穴
既然都被叫「美女」了 只好乖乖的向大家問好…


<2.小精靈>(EDDY,你的名字借用囉)


<3.框中景/TMAX100>


<4.飛旋踢/TMAX100>


<5.獨坐>


<6.造型>


<7.線條>

我們第一站是台中國立美術館
人的體溫超過38度就算發燒
那十點的台中 大概燒到要送急診了
翁老師前一天也是到淡水拍到九點多 怎麼今天的體力還那麼好?
我算是冒著生命危險的陪老師一樣在戶外找景拍
在這裏還遇到ERIC譚 說是出差 卻也拿腳架在拍照
這種天氣還那麼拼 看來攝影人真的是群瘋子
一小時半的戶外遊走 濕透了排汗衣和遮陽襯衫
11:30進到美術館裏才覺得如同進入了人間仙境


<8.休息>


<9.弧>


<10.奔>


<11.慢行>


<12.自拍之樂>

12:00我們離開國美館 先去餐廳用餐
老師也知道天氣太熱 所以用完餐後還讓大家在車上小睡片刻到2:00才開拍
上週B班的第二個點是台中豐樂公園
但翁老師很人性化 沒有像其他攝影老師那樣的out of his mind
很確定老師沒有因為天氣熱而發燒 
為了我們大家的生命安全著想
把豐樂公園改成了室內有冷氣的自然科學博物館
二個小時的時間讓大家在室內外自由開拍
只是科博館人很多 光線又不足
比起美術館來說是更難拍


<13.探>


<14.生命之源>


<15.好奇>

中庭有小朋友在表演扯鈴
我出去拍了不到15分鐘 就被熱回來吹冷氣


<16.抛>


<17.扯>

原本和建華要再走到另一個什麼館的路上
我對遠處有小朋友在攀爬造型特別的迴旋架感到興趣
建華不想陪我在太陽下當傻子 就自願要幫我顧著東西 在陰涼處休息
我拿著垂直觀景器拍小朋友 拍曲線造型
才不過一下子 我就眼裏都是水
那水不是淚 是汗
熱到我真的覺得自己要中暑了
因為我發現透過垂直觀景器竟然不能清楚的對焦構圖
覺得不能和自己生命開玩笑 拍個十分鐘就回去找建華
還把自己可能中暑的狀況和他說
結果建華笑笑的說:剛才我有給你轉了一下,所以你會對不準…這個垂直觀景器是可以調焦的,你不知道嗎?
<廢話!我知道的話會以為我自己要中暑了嗎?>
沒事動我的垂直觀景器幹嘛? 真的是遇到壞人…


<18.登高>


<19.奮力>


<20.攀>


<21.童年>


<22.歡樂時光>(這名字有點違心而命,熱成這樣怎麼可能歡樂?)

4:00 我們集合了 要再往下一站彰化扇形車站去
老師一早就說了
B班上回拍到五點 就因為扇形車站要關門被趕了
這次他有特別和車站主任關照過
所以可以拍到六點多沒問題的 大家可以慢慢拍
我聽了真的是一則以喜 一則以憂
老師的熱誠真的是太令做學生的我感動了
只是這樣下去 我們要幾點才能回到可愛的且有冷氣的家呢?…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