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股泛筏>

記性再怎麼差的人
總是有些事情想忘也忘不掉的
鼠年初四的下午
我們七個人 共同經歷了一次這輩子想忘都很難的回憶…

在安平吃了一堆午餐之後
我們就北上往七股潟湖
本來是想要找去年七月那片被我們誤打誤撞找到的水澤地
一開始以為是在四草 但怎麼都不太像
還打電話給國安和Humphray問路
而在往七股路上 看到了一個阿伯在划竹筏
我們立刻把車停在路邊
看阿伯一個人在那忙
後來阿伯划向了我們 
告訴我們他在顧他的鰻魚苗
下午太陽躲了起來
靠海的七股風可是大的不得了
阿伯這種天氣還得要擔心他的魚苗
魚塭的工作真的不容易啊~


<划筏阿伯>


<顧魚苗>

後來MEI發揮了驚人的記憶力
把去年七月怎麼走 附近有什麼搭船處 有什麼廟之類的全想起來(我還是一片空白)
還真的給我們找到了在搭龍海號的地方
看到下一班船的時間3:30 距離搭船時間還有一小時
所以我們就先去找那塊水澤地補這空缺時間
找是找到了 但那景象和夏天的完全不同
去年來時還有水 可以映射到天上的藍天白雲 美的不得了
而這次的水全乾了 只剩一片的乾草
再加上天空一片灰
讓我按快門的動力全無
海風又大 所以我們最後決定回龍海號那去烤蚵


<去年七月水澤地>


<今年二月乾地>


<烤蚵>

搭船遊潟湖 我和YELLOW都是上回和北會的外拍時搭的 那次並沒有烤蚵
龍海號的船比較好 而且還提供無限量的蚵讓遊客們烤
我還真是第一次烤蚵哩~
只是蚵殼有點髒
一下筷子 一下夾子 搞的手忙腳亂的
我是覺得還挺好吃的啦
但對不吃蚵仔的華哥來說 他只覺得有點噁心


<烤蚵合照/PHOTO BY MEI>


<烤蚵/PHOTO BY MEI>

再來就是要搭船了
我們得穿上看起來會讓自己活動更困難的救身衣
在穿救身衣的同時我忽然想到
如果船真的沈了 我的相機包要怎麼辦?


<準備上船>


<我們要搭的船>

準備搭船同時
另一船回程的人回來了 他們一直說很冷很冷
那時還不懂他們的警告 只覺得海風很大 沒什麼大不了
他們六個人不是有連衣帽就是有戴帽子
山姆看我這個傻子沒有頭部保暖工具
把原本向建華借用來包頭擋風的外套給我當帽子用
為了顧生命 也顧不得好看不好看了
就把自己包的和「青蚵仔嫂」一樣
我的這拙樣 讓他們六個人笑的好開心
我自己也覺得拙的可以
但我想再怎麼拙死 也比被冷死好
這件外套 就這樣在我頭上90分鐘沒拿下來過


<青蚵仔嫂造型/PHOTO BY 建華>(右邊領口剛好在頭邊,還綠色的,看起來像帶一朵花在頭上,叫青蚵仔嫂很名符其實吧!)


<和GRACE合影/PHOTO BY MEI>


<自己都看不下去的拙造型>

沒錯 90分鐘!
搭船出去遊潟湖回來全程90分鐘
當船出去十分鐘之後我就後悔了 因為實在冷到爆
二十分鐘後MEI轉頭回來對建華說:建華,我們回家好不好?
我們七個人凍的說不出話來
剩下的時間只有彼此看著對方苦笑
然後發抖著喊:是誰提議在寒流時候要坐船去遊潟湖的?


<棲/LX2>

先把畫面轉到2003年的五月夏季
那時我和山姆都在輔大唸EMBA
我們那時修的一門課原本是要去西安交換學生的
因為SARS關係 只好改成台東綠島行
在台東關山的中午一點多 我們所有同學都租腳踏車要繞自行車道一大圈
那時腳踏車老板很親切的問我們說:你們台北來的吧?
我們正想老板怎麼會知道
老板笑笑著說:因為只有台北來的(傻子)才會在正中午的時候騎腳踏車…
【()裏的字我猜是老板忍住省略刪掉的用字】

畫面再切回2008入冬來最強寒流的七股船上
我對山姆說:寒流來襲我們搭船出海,和我們夏天正中午騎腳踏車,這兩件傻事有不同嗎?怎麼運氣那麼好,這兩件傻事都是和你一起做的?
GRACE也說了:怡文,你還記得去年過年我們在 南印度按摩的恐怖體驗嗎?這次又是難忘的經驗…
沒錯 去年和YELLOW及西大那次的按摩也是終生難忘的傻事
我看著YELLOW和GRACE
不禁哈哈大笑
我們三個真有緣份 連著二年的過年 都一起在做很特別的傻事…


<黃蘋果夫婦冷樣>


<傻子搭船狼狽樣>

海風吹就算了 海浪還會打上船身
建華半邊外套還會被打濕
冷的已經說不出話了 還得三不五時的把臉上的海水給抹掉
天哪~ 什麼叫「自討苦吃」?
我們七個人的表情可寫的清楚的很…

還是上了沙洲
我才把相機拿出來拍了幾張(因為船上會被浪打濕)
待了十五分鐘之後又上船 再繼續吹海風冷回去
這200元的船資 可以享受90分鐘的大型冷氣的吹送
聽起來還真的挺值回票價
回程 我們七個都不說話了
我只努力把自己縮的緊緊的 抵擋冷風的肆掠


<晒魚乾>


<沙洲一景>


<林/建華和路人甲版>


<林/山姆版>

上了岸 我連喝了兩杯薑母茶去寒後 才回神八成
上車前我真的有很大的感觸
真的很高興這件事是我們七個人一起做的
而且這件事將會一而再 再而三的被我們任何一個人提起
就像正中午騎腳踏車和南印度的恐怖按摩一樣
這輩子想忘都忘不掉的
這個年 過的真的是太有意義了…

七股寒冷體驗之後
我們終於要回台南市了
晚餐則是在小南米糕用餐
之後黃蘋果夫婦就開車北上
建華和MEI則要載我們三個去坐高鐵
台南高鐵我就不熟了
好在建華的車上有導航系統
但他的那個導航系統是很會「假摮」(裝會的台語)的那種
明明直直走就可以到
它偏偏要先右轉 直走 再左轉的那種「假摮」
到台南高鐵我不會走 所以只好任它「假摮」下去
往高鐵的路 竟然導一導 導到沒路燈 看起來像鄉間下路的田間路
建華是愈開愈怪 還直說這是什麼怪路啊?
我是愈坐愈毛愈害怕(因為一個轉彎時我看到田邊有一座墳)
忽然 我在前座驚叫了一下
我快被嚇死了(其他人大概也被我的尖叫給嚇一小跳)
對~ 我被我放在口袋裏的手機震動給嚇的半死
我老爸啦~
什麼時候不打電話 在這種怪怪的路 大家在緊張的時候打給我…
好不容易 當我們看到一大片的路燈時
我們知道高鐵站到了
呼~ 三天下來 有喜 有樂 有驚 有凍
這三天的心情還真是三溫暖哩
8:17的高鐵 10:00就到了台北
一出捷運看到路上行人撐著傘 寒風刺骨的吹著
我的好心情就去了一半
台北這個年 怎麼那麼不優呢?

忽然好想台南的陽光 那面在德記洋行黃澄澄的牆 還有十幾樣可口的小吃…
不過 我還是很高興
寒流時搭船遊七股潟湖這件事是我們七個傻子一起完成的

伙伴們 有你們真好!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