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聖彼羅堡>

意外 總是出其不意的發生
意外的發生 可大可小
但說真的 
打死我也沒想到我會發生這種可笑的意外…

我們在卡爾本市場拍到下午一點
大家才覺得又餓又累 想找一間餐館休息
偏偏這市場週圍都是傳統店家
很難找到比較像樣的餐館
而MEI看到一家店門口有烤雞 看起來挺可口的
大家都覺得不錯 所以就進去這餐館
再點了幾道菜大家分著吃

我吃飯算是快的
但在怎麼快 東西再怎麼細
三十幾年來也不至於吃到有什麼東西卡住
吃到一半 我發現好像是一根小雞骨頭卡在我喉嚨裏 不太舒服
我開始先自行處理
先吃更大口的菜 再來吞更大口的飯
想把那異物給壓下去
平時不吃飯的我 那餐大概吃了我一個月份量的米飯
連吞了好幾口飯 又喝了好幾口水 
好像快下要去了 但還是覺得卡卡的
大概飯吞太多了 胃脹一打嗝 一口氣又把雞骨給往上衝
感覺上雞骨就在喉頭處了
所以我進廁所催吐 看能不能把異物給挖出來
結果 我中午吃的飯菜全吐了出來
但雞骨還是卡在喉間 忽上 忽下 痛苦極了
不只我被整的很慘 連其他人都在幫我想辦法
包括去外面買香蕉大口吞 
或叫我多喝可樂(不知道誰說:可樂很毒 連釘子都可以溶 雞骨可能也可以溶…)
反正大家忙成一團 
到現在
我還是不能理解怎麼會發生這種可笑的事?


<我們的午餐>


<烤雞凶手>

最後我放棄了
總不能讓大家一直都待在這看我表演雞骨頭上上下下吧?
所以我們就繼續我們的行程
告訴自己:努力拍照就可以分散喉嚨的痛楚
這點倒挺有效的
只要不去想它 不吞口水 不要吃東西
那痛楚就會少一些…

接著我們先到碼頭去買傍晚要到薄荷島的船票
再步行到西班古老軍事碉堡-聖彼羅堡(Fort San Pedro)


<聖彼羅堡>

這在港口附近的聖彼羅堡是西班牙人留下來的遺跡 佔地2050平方尺
和馬尼拉的聖地牙哥城堡齊名
這古樸的珊瑚石城牆 西班牙式建築 還有歷經滄桑的古老大炮
還真像有點像我們台南的億載金城
二點多的宿霧 太陽又毒又狠
我忘了我現在是短髮
所以防晒油忘了塗脖子後面
等我發現來不及了
我脖子和背部已經晒傷…


<聖彼羅堡四景>


<聖彼羅堡四景2>

我們出了城堡想搭車到另一個觀光點-宿霧遺產紀念碑(Heritage of Cebu Monument)
看到一台空的巴士停在城堡前 我們問是否有到遺產紀念碑時
司機旁的婦人問我們是不是從台灣來的?
原來她在台中有工作過
看到我們她好高興 一直用很彆腳的中文和我們溝通(最後我們還是請她說英文還比較容易懂)
她老公說可以載我們一程 車資就隨我們給
我們六個歡喜的很 因為沒坐過這種公車
唯一的缺點 就是得要一直陪那很喜歡說中文的婦人聊天…


<曾來台打工的婦人>


<專屬公車合照>


<專屬公車合照2>(我還是可以笑的很專業,雖然我的喉嚨已經千穿百孔)


<我們的專屬公車>


<宿霧遺產紀念碑四景>


<擁抱藍天>

宿霧遺產紀念碑是著名菲律賓藝術家Edgardo Castrillo其中一件龐大的作品
由1994年開始籌備 
費時四年將菲律賓最重要的歷史事件、最具象徵意義的時刻和建築遺產整合起來
1997年7月開始興建 到2000年12月才正式開放欣賞
可惜我們實在不懂他們的歷史
所以在這裏我們只停留了短短的十分鐘拍照之後
又搭那愛說中文的婦人巴士回我們住的圓環附近
買了些零食準備帶到薄荷島去


<紅色公車>


<車中客>


<給我彩色,其餘免談>

一不拍照 立刻就感受到喉嚨的不適
我看時間才4:00 就想去找個醫院看看有沒有辦法處理那該死的雞骨
總不能讓它一直留在我喉嚨到我回台灣吧?
該死!會不會太倒楣了點? 今天才第一天啊~

結果其他五個人 就一起陪我到一間叫中華醫院看急診
(這可是很特別的觀光景點喔~ 保證別的旅行團不會有的行程)
呵 出國三十幾次
這是第一次在國外找醫院掛急診
山姆陪我進醫院把我的狀況說給醫生聽
醫生表示急診室沒有工具可以取異物 得要去掛耳鼻喉科的門診才行
但我們5:30就得要自飯店離開到港口去 
時間不允許的情況下 所以我只好放棄就診 
大家一起回飯店取行李準備往港口搭船去


<買船票處>(原本來回要1100的船票,竟然520元來回的特價,頓時有賺到了的喜悅)


<候船室>

我們是6:30的船 得搭二小時的船程才能到薄荷島
那二小時我彷彿身處「人間煉獄」
我的喉嚨已經痛到會不自覺的掉下眼淚
要知道 我可是公認的硬底子資深美少女
大家都知道我忍痛 忍苦的耐力極強
但異物卡在喉嚨的那種痛 
是連我這硬底子出身的 都痛到眼淚自然由眼角流出的那種痛
然後更糟的是 我背部的晒傷開始發生作用了
痛 是正負面雙夾的打擊著我
再加上船上的冷氣強到我們所有人都縮成一團
忽然這時我想起來:德華有提醒我船上很冷…
但來不及了 我們的外套全部都在行李箱裏
你有過那種經驗嗎?
喉嚨痛 晒傷痛 再外加失溫
天哪~ 那二小時我真的有很想回台灣的衝動
這才是在宿霧的第一天哩~
我的狀況 豈是一個慘字了得?

下了船 一樣被一堆司機圍問要不要搭車
我們找了個開著九人坐的VAN
請司機載我們去薄荷島的醫院
我想我的喉嚨異物再不取出
我的喉嚨可能會被雞骨給上下磨擦到發炎 甚至穿破
那可就糟了 我可不想成為硬底子資深「啞」少女啊~
就這樣 我進了第二間醫院的急診室
這回換GRACE幫我和醫生說明狀況
結果一樣 急診室裏沒有合適的醫療工具
急診醫生要我明天一大早8:00來掛門診
然後開了止痛藥的處方箋給我
是一種要含在喉嚨三十秒的藥水
哎~ 在無醫可治情況下 也止能如此了

換個角度想
午餐 我全吐掉了
晚餐在船上 他們五個吃泡麵 
我是痛到連吞口水都有困難 自然是沒吃
這似乎是一個減肥的好機會喔?
只是在往民宿的路上
除了小露之外的「好伙伴」們
一直把這事提出來笑
山姆說:怎麼年紀那麼大了還像小孩子不會吃東西?
MEI說:我們已經有人不吃牛肉、有人不吃羊肉,現在連雞肉都不能吃了…
山姆說:那藥水可能不是含三十秒,是三十分鐘…
千山說:香蕉應該不是用吞的,要整根用含的…
GRACE說:我只聽過吃魚骨被哽到的,沒聽過吃雞骨被哽到的…
大家笑的很開心
我更慘 一笑我喉嚨又痛
只好大聲的問:是誰? 是誰說要吃那烤雞的?

哎~ 我想這件事情真的以後會被一而再 再而三的反覆提出來
我看要抹滅我們六個人的回憶 
應該比連中十次威力彩頭獎還難吧!

我在印度二次二個星期的流浪都不會水土不服或拉肚子的旅行福星
竟然被這個超級宇宙慘絕人寰的意外給打敗
第一天的宿霧 真的是以「悲慘」作收…
該死的Chicken Bone
我 輸的太徹底了…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