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 北印組的MEI上傳了他們最後一天行程的網誌
我在恭喜她脫離苦海之際 不禁流下淚來
因為我那時的苦海還游不到三分之一… 

在寫第三天還是第四天的網誌之時 
我又聽到來自天上的聲音 傳達到心底深處 重重告訴自己:啊~ 我想起來了…
一年前我去北印16天 每天回來寫網誌 和整理照片
整整花了我三個星期
那時的苦 
我全部都想起來了
長時間旅行是件很快樂的事
但它有一個很大很可怕的後遺症
就是要花很多很多的時間整理照片和網誌

說真的 要不是我那該死的記性和活躍的忘性
我實在沒必要每天花個三四個小時 寫的那麼詳細
只要快樂的看別人的網誌就好(好像也沒有別人在寫)
如果沒有趁我記憶的保存期限到期之前記下來
很快的 我就會全部還給了印度
西雅圖和Yellow除了可以證明我和Grace在印度很受歡迎之外
對於我們二個女生望塵莫及的忘性 他們二個也可以作證(我比Grace症狀好一些)
如果記憶的保存期限能有多久 我希望那是一百年
偏偏 我記憶的保存期限就和鮮奶一樣 大概是100小時

在此也要感謝各位親友的支持與關心
現在每天的點閱率比出國前平均多了二至三倍
本來不想繼續游的 只好戰戰兢兢的繼續往下寫
還有像MEI 山姆 德華這類的糾察隊好友
只要有一天沒新進度 就會傳來關切與督促
他們真的是努力實行新青年守則第二條 「興災樂禍」
所以只好拼了命的繼續潛在苦海裏…

目前行程進行了一半
留言中問最多的是:怎麼可以記的那麼詳細?一點都不像有健忘症…
呵呵…
真的該感謝發明「錄音機」的人
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對自己的缺點一定要有所應對
18天哩~ 我3天就忘了 怎麼可以不錄音存證?
所以每天晚上 即使累到眼睛都要閤上
我和Grace還是會很認份的拿出我們的錄音設備 錄個約十分鐘的「本日重要事項」
至於每天的花費 是由Yellow旅遊中每天確實的記帳 再把檔案給我參考
不然哩 太陽打從西邊出來勒?

再來是不少人稱讚我的照片
這點 實在汗顏
攝影朋友們都知道我是「大景白痴」 我不會拍美美的風景照
「人」 是我比較有感覺的主題
所以到第九天的照片 會覺得全部都是人文 沒有什麼風景照
我自己看了都覺得同質性太高 平淡無奇
但說真的 自己沒感覺的照片我也整理不出來
而這些人們在我的旅行過程中 或多或少都和我有些互動
如果這次我沒整理出來 可能就永遠封在硬碟底 永無見天日
我實在不忍心他們在我記憶裏消失
因此有一些構圖相似 重覆性高 又沒什麼特別的照片 也會被我擺在網誌裏
其實我也可以只數百中挑一 張張令人印象深刻
但寫這網誌是為了我自己以後好回憶 還原當時的情境
所以 只好委屈看網誌的朋友了

連昨天Mei找我去看德華敗家
我也只能說我現在不是印度之女 是苦海女神龍 得回去寫網誌
好了 既然是苦海女神龍 就該繼續認份的往下游
就讓我孤獨的轉過身去 低聲的吟唱 繼續奮戰吧…
「無情的太陽 可恨的沙漠 迫阮滿身的汗流甲濕糊糊
拖著沉重的腳步 要走千里路途 阮為何 為何淪落江湖 為何命這薄…」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