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棉專賣店>

90.5.19

終於有空靜下來寫東西了。

回到昨天,從蘇黎世到雅典大約是四小時的飛程,果真不出我所料,整班飛機除了一對夫妻帶著一個小孩是日本人外,就只有我是東方人了。我的旁邊坐著一對老夫婦,那位太太感冒了,一直在那咳嗽,真怕我被傳染到。抵達雅典是下午二點三十八分,和台灣時差五個小時,算算從出發到這裏,整整花了二十四個小時,真的是有夠累啊!雅典機場真的很大也很漂亮,感覺上是新的一樣,不知道和2004年奧運在雅典舉辦有沒關係。印象最深的是我走了好久好久才可以領行李。行李也等了好久,等到我出了機場又過了一小時。找到了公車站牌,原來到我要去的「憲法廣場」只要1000希幣,換台幣除以11,不到100元,只是搭車的人很多,大家的行李也都很大,所以只好用站的,只是沒想到雅典的交通情形不太好,一路上塞車,等到了飯店已經五點半了。其實一下公車看了一下地圖,我就很直覺的往一個方向走去,結果我還真厲害,一下子就找到了飯店,佩服自己。



<鞋店>

到了飯店,櫃台小姐直接叫我拿了資料袋進房間,原來我的室友已經到了,但人出去了。我也不浪費時間的背著包包,帶著重要的相機就出門了。飯店位在交通最繁忙的憲法廣場旁,看到了郵局,買了張明信片在郵局裏就寫了起來,說實在的,雅典和台灣挺像的,不管是天氣、交通、馬路也凹凸不平,機車也到處鑽來鑽去,但至少台灣乾淨多了,郵局裏的紙屑是到處都是,真的和浪漫二字很難聯想在一起。之後便往面對國會堂的Ermou逛去,這條街有點像是百貨公司集合地一樣,每個人都是在shopping,我則是拿著相機到處亂拍。有趣的是他們的鞋店,全部擺在櫥窗裏,看準喜歡的話再告訴店員,這和其他國家很不一樣,可以看到一堆的女人站在櫥窗排排站,挑選自己喜歡的鞋子。



<彈唱之樂>

Ermou的路底是一間教堂,有些年輕人圍坐在一起彈吉他唱歌,教堂旁有一顆紫的美極了的樹,再搭配教堂本身有的寧靜和諧,和剛才在憲法廣場的擁擠吵雜成了明顯對比。一直快到七點半才回飯店。

終於見到我的室友了,是一個胖胖的女生,她來這裏三天了,之前在義大利玩了五個星期,再打算在希臘玩五個星期,真是令人太羨慕了。七點半一到,大家陸續集合,我們的領隊叫Judy,來自澳洲,她講了個一小時多的注意事項,這部份我大概聽懂百分之八十,比較糟的是這些伙伴在聊天的時候,要先知道他們在聊什麼,等到搞懂都已經聊了好大半了,聽還可以抓個部份,但要說,那真的把我給難倒了,尤其是在歡迎晚餐時,我根本就沒辦法和他們聊天,想想你在看一部六人行之類的影集,完全沒字幕就算了,你還得要客串講幾句,這真的太難了。如果我曾經留學過的話或許還好,但我沒有,所以只好當個啞吧,努力聽他們在說什麼。

不過這不是最難受的,實在是晚餐也吃的太久了,從九點半一直吃到十一點半,這晚餐的菜實在是鹹死人不償命的,先是冷冰冰的硬麵包,再來就是很鹹的一塊類似PASTA,方方正正的,吃不太出來裏頭夾了什麼,後來又來了個希臘的名菜,是烤雞肉串,後來才知道那叫做Souvlaki,還是很鹹,我大概吃不到四分之一吧!倒是那杯啤酒真的不錯,泡泡很多,還很解渴。這些伙伴不知道是沒有味覺還是很有禮貌,至少我是後者,因為問菜色如何,他們的表情都彷彿吃到了人間美味,真的是太仁慈了。

除此之外,不可否認的這裏的確是欣賞夜景的好餐廳,可以同時遠眺衛城和利卡維多斯山丘,那燈光照的他們好美好美,可惜我沒帶腳架,不然這美景我怎會放過,只能盡量的拍,拍多少算多少了。一個晚餐吃二個小時實在是太久了,更何況是在一個語言不通的場合,十一點半,台灣時間半夜四點半,我是睏死了,他們還想去喝咖啡,我只想回飯店洗澡睡覺,也決定不參加他們的選擇行程,我想自己玩比較快樂,至少我可以自己決定晚餐吃到幾點,不用勉強自己。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餐,我們就搭遊覽車到衛城,換一個希臘美女當我們的解說員,英文已經不太懂了,她還有本地腔,講的又是希臘文化和歷史,我能聽懂的剩下不到20%,乾脆專心當個攝影師,拼命拍照。

衛城的神殿真的很壯觀,可惜最主要的巴特農神殿在整修,所以拍出來的照片有些可惜,除此之外,天氣,熱的可以,超過三十度的溫度,有點令人受不了。也終於在這裡看到第一隻貓,希臘的貓是多的出名,但我看到的狗比貓多,曾告訴他我要把每一隻希臘的貓給拍下來,所以即使那黑貓用著令人發毛的眼神看著鏡頭,我還是拍了好幾張,還是狗比較可愛,但是希臘的狗很奇怪,沒有小狗,都是大的走過你身旁會讓你害怕的那種,而且80%的狗都是四肢全倒的躺在地上睡覺,沒什麼活動力的感覺。



<奧林匹克競技場>
看完了衛城,接著到奧林匹克競技場,1895年第一屆的奧運就是在這裏辦的,Judy帶著我們跑了運動場一圈,過過一百多年前盛況的癮。




中午就回到飯店,我換了條褲子,背了滿包的東西就立刻出門了。十二點多一點,是吃午餐的時候,看到他們有人在賣類似台灣的甜甜圈,只是比我們大,才15元台幣不到,我就坐在憲法廣場的長椅上,一邊看著人來人往,一邊把午餐給解決掉了,好便宜的一餐啊。就是喜歡這種隨性,比起前一晚坐如針氈的感覺,真的是舒服多了。




國會堂前有好多的鴿子,還有好多小孩子在餵鳥,看他們又興奮又害怕的表情,讓我的快門一直沒停過,捕捉了不少好鏡頭。也看到他們穿著紅木鞋的阿兵哥,表演了一下他們的交班特技,之後就往雅典大學走去,我是延路走延路拍,看什縻時候我會把340MB的記憶卡拍完。



之後又往阿摩尼亞廣場走去,沒什麼好看後就搭地鐵到貝里斯港,找Hard Rock Cafe。他們的地鐵只有幾個重要的站比較有看頭,大部份的都是破破舊舊的,不分距離長短,搭一次就是250希臘幣。到了貝瑞斯港,循著地圖找,只是沒想到Hard Rock Cafe會在這麼偏僻的地方,或許是他們下午休息時間吧,整條路上沒有什麼人,走起來挺怪挺怕人的。到了Hard Rock Cafe,竟然沒有半個客人,也沒看到賣紀念品的店在哪,反正和我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後來找到店員,賣東西的地方也是說不出來的怪,買了東西就跑,結果竟然把我的相機給忘在了裏面,這是第二次了,我又跑回去拿,如果掉了相機我想我可能會自殺。

買完了東西就回飯店休息,反正下午有很多店家休息,就先回飯店睡個覺,直到室友回來,我才又再整裝出發,看看Plaka。



在往Plaka的路上,一個當地的伯伯看到我就說了一堆的中文,什麼好朋友、再見、你好、老師,一個很可愛的老伯伯,我還和他合照,好熱情的他,真的很可愛,他還說他和蔣介石、毛澤東是好朋友哩!在Plaka區裏都是賣紀念品,還真的很多在賣海綿及皮件,已經大概想好要買什麼東西了,等回來雅典後再買,免得提著辛苦。



差不多是晚餐時間,在Plaka有很多的餐廳,全是露天在巷弄之間,極有氣氛的吉他演奏、帥氣的服務生(還都沒看到女服務生呢!)、對比明顯的餐桌、看起來不錯吃起來不吃如何的美食、高一點的餐廳還有居高臨下的美景,總總的搭配簡直是浪漫到了極點,我穿過一條條的巷弄,一直到一間教堂,我才拍了幾張照片,就有個年約四十的男子過來和我聊天,不但帶我到教堂裏看,還告訴我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不同,後來他談上了癮,還告訴我希臘神話及宙斯神殿的由來,說真的,他講的很用心,我也聽的很辛苦,這種對話前後大概五十分鐘,真的很累,他還問我晚上有沒有事,還要向我介紹更多的希臘歷史,我聽了趕緊想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脫身,他還留他的名片給我,希望我回雅典時能打電話給他,我只好說OK,然後拿了名片就走。



<搭訕者>

一個東方女子單獨走在Plaka是很醒目的,來回走了幾次,這些店家的店員全記得我,自己在這裏實在太特別了,起碼有三四個人來問我從哪裏來,其中有一個人長的就很像壞人的帥哥,一直問我話,結果又來了一個好像是他的朋友,二個人擋住我的路,我拼命閃拼命走,他還在一直問我在怕什麼?廢話,你們二個人那麼像壞人,我又人生地不熟的,不怕才怪。

在整條都是餐廳的巷裏,一堆的服務生站在路上拉客,我實在受不了他們的熱情,也因為我太特別了,所以他們特別喜歡抓我,想想趕緊買個雞肉的Pita就走,說穿了那就是個麵皮包著很鹹的烤雞肉,500元希臘幣就把晚餐給打發了,而且還是邊走邊吃的呢!我想這比和CONKITI的伙伴吃高級餐廳還舒服。

回到飯店,室友他們去吃傳統的希臘餐,才正要出門,八點半才集合,我看他們一定會玩到很晚,果真,室友一直玩到早上四五點才回來,剛好我也起床整理行李,因為一大早我們要搭船到SANTORINI,五點半早餐,六點半出發到港口,搭七點半的船。




那船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哩,我們坐的是頭等艙,位子真的很舒服,我佔了二個位子,採取最舒服的姿勢開始寫東西,我們一共坐了七個小時半,可以說有很充裕的時間可以寫,也花了一半的時間在睡覺,難得可以旅行的那麼輕鬆隨性,回程也是這樣,挺好的。

中間有到船頂去看,經過其他艙,這條船載的人還真不少,至少有幾千人,尤其在下船的時候特別壯觀,好像大家在逃難似的。來到的飯店,很漂亮又很可愛,真的是全白的建築物,我立刻拿出相機到處拍。最氣的是我買了張三千元希臘幣的電話卡,結果搞了半天竟然打不通,還讓我花了電話費打到雅典問個究竟,結果還是不行,真的是冤大頭。



後來才知道我們的飯店是在KAMARI,有著名的黑色沙灘,這裏有點荒涼,找個當地人所說的main street竟然找不到,因為實在看不出MAIN在哪,每條路都小小舊舊的,不過這裏人少,比起雅典是好多了。

晚餐又是痛苦的,又吃了二個小時,其他人十點半都去首城Fira了,我才不和他們瘋哩,要去也等明天,今天累了,睡了,明天要探險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問風 的頭像
問風

問風掠影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