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師傅的這張的背影,我怎都忘不了...>

有沒有想過一件事?
很多事情的發生是十分奇妙的一環扣著一環...
同樣一群人站在一起看球賽
就是有一個人會莫名奇妙的被球給打到
如果他站開二步 或他突然彎下腰來撿東西
或許被打到的就是另一個人...

這種蝴蝶效應就硬生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

聽到山姆喊著有車願意載我們時
那時真的是一片混亂
原本在康師傅車上的我、建華、GRACE和MEI都紛紛下車
帶著自己的相機包包和重要的東西準備上人家的巴士
那時也不知我們的順序是怎麼排的
山姆首先上了車 接著是MEI 再來就是我
正當我要上車時就聽到巴士司機(編號11號師傅出場)說:什麼? 不是只有二個人嗎? 六個? 不行!不行! 就只能二個人而已...
我一聽頭一暈: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山姆和MEI聽了就準備要下車
結果我反而被康師傅往上推
還順口求了那導遊說:就行個好,讓他們上車吧...
而我看到坐在車門的一個女士拿著CANON 1V的相機 接的是小白的鏡頭
連那女士都說:他們都是一家人,就讓他們一起上車吧~

總之我在一團混亂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之下硬是被康師傅給推了上車
我還沒回神到底要上車還是下車時 就聽見門"刷"的關了起來 車就動了..
回頭一看 只剩建華在我身後
我望著車窗外發現

JACK和GRACE竟然在原地!!

我們四個穿過所有巴士上的乘客一直到最後排
幾位男士幫我們把空位上的行李往後丟讓出了四個位子給我們
而我腦子一片是混亂:怎會這樣?我們怎會被拆散?
等我們坐好位子 回神之後才討論到底剛才發生什麼事

原來康師傅和剛好也要去新都橋的巴士師傅談的是給300元RMB的車資載我們六個人過去
但巴士師傅以為是2個人而答應了
結果看到我們陸續由小車跑出來 一出來還六個人
巴士師傅和隨車導遊就反悔了 堅持只載二個人
也不管我們是否要同進退 就這麼把車給開走了
山姆說他本來看巴士師傅不載是要下車的...
我和MEI是卡在中間不知要上要下...
建華說他也是被康師傅硬推上車的
被堆的當下他還回頭看 只注意不要留二個女的在原地就好
他看到有JACK在就放心了些
然後就這麼在車上了...

我們忽然想到那天在亞丁要去拍雪山夕照那次
童師傅的車只能坐四個
他們二個也是硬生生的被留在原地
不過那次是他們的動作慢
我們故意叫他們坐下趟車的
但這次不同
原本歡喜終於有車肯載我們
完全沒想到狀況會這麼急轉而下 硬是我們給拆開
而且為什麼那麼剛好會是JACK和GRACE在最後二個呢?
真的 我們真的不是故意要丟下JACK和GRACE的...


<這是我們走了之後JACK拍的,可憐的GRACE和康師傅就這麼留在那...>

二點整
我們已經坐穩在最後一排的位子繼續往新都橋前進
我前面的先生還很好心的拿了一些點心、水果給我們吃
全車的人都對我們很客氣
後來聊了一下
原來他們是同個單位的
因為都喜歡攝影 所以一起出來拍照(難怪每個人都是DSLR和腳架)
這團全部才15人
他們基本上是一個人坐二個人的位子
所以一定是有空位給我們的
後來才知道原來坐在最前面的女士是他們的領導
那女士和我說:本來這車是我說了算的,你們一起上來都沒問題的,沒想到那導遊這麼自做主張的就這麼把車開走...
他們聽到我們的遭遇也十分的同情
能坐壞二台車 換了11個師傅
這也真的是夠背的了...

不過我們四個又正面思考了
這車的人都很和善 看起來都是高知識份子
而且這巴士坐起來特別的穩
比起康師傅的車來說是好坐多了
又是好一個因禍得福
只是一上車我們發現好像沒空調
我們真的很擔心不知會不會是我們又帶塞的把人家的空調給搞壞了...


<載我們回新都橋的巴士上>


<他們還給我們水果喔>

我們上車之後一直很擔心JACK和GRACE的狀況
但我們又發現了一個狀況
MEI大陸手機的門號就快要沒錢了
所以用了MEI僅剩的錢撥了電話給JACK
要他之後要改打我們台灣的手機
而且他們攔到車之後一定要告訴我們
這通電話我們等了很久
足足等了一個小時
三點整 終於聽到他們二個也上了巴士的消息
也就代表他們在那風沙路上孤單的攔車攔了一個小時之久
想到都覺得不忍
哎~
只因為當初上車的順序不同 而有截然不同的結果
這就如同我一開始所說的
很多事情的結果都是一開始怎麼都沒想到的...

我們這車真不虧為觀光遊覽車
在重要的地方還是會讓我們下車拍照和上廁所
而且特別是在海拔4,718公尺的最高點讓我們下車拍照
想到那晚我們是摸黑的經過
那13.5小時車震的痛苦 又不自覺的上來了...


<我們在4,718公尺的最高點>


<看那車子有多髒,就知道那風沙有多大了>


<這是在4,718的卡子拉山。左下的藍白棚就是女用廁所,是要收費的>

車子一路前行
五點多時 我們發現前面路段有狀況
巴士師傅覺得路段有點危險
要我們所有人下車先用走的過去
當我下車時看到那路況不禁又倒抽了一口氣
天哪~ 這.....是路嗎?
我們那天是這樣過來的嗎?


<這會車也會的太恐怖了吧?>


<我們下車用走的,走到安全的路段再上車>


<這叫苦中作樂>


<走這路段也很恐怖,很怕會有落石掉下來>

我們來時坐小車 這些路段還沒那麼可怕
這回坐的是大巴
就看車身來回左右各三十度的搖擺
說不怕是騙人的
但我們能怎辦?
全車十幾個人的命都只能交給我們的巴士師傅了
更令人咋舌的是開一開前面路段又塞住了
下車活動一下筋骨
就看到前面的山坡上轟轟轟的一堆落石落下
原來是在施工
要把路給炸寬點
我的媽呀~ 走這路...不只要底子硬
命也要硬一點才行...


<我紅字的地方就是炸落石,所有的車就等石炸完了之後再通行>

車子一直到了7:30才開到雅江
那就表示還要再開三小時才會到新都橋
但這可是旅遊團
所以是一定要放飯晚餐的
我們四個本來想就自己找個地方隨便吃吃就算
但他們實在太好客了
全車的每個人都邀請我們四個一起用餐
我們一再婉拒
但那女領導很熱情的說桌子坐不滿的 加我們四個剛好
我們推辭半天也不好再擺高姿態
就很不好意思的和他們一起同桌用餐了

他們的餐還真不是普通的誇張
算一算大概有十幾道菜
當然 除了他們還沒有公筷母匙的習慣比較難接受外
每道菜都是很道地好滋味的川菜
我問你們旅遊團都吃的那麼好嗎?
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加了大概有五道菜這麼多
多到我們根本就吃不完
我們一桌也都聊的很開心
也歡迎他們來台灣拍照攝影
絕對不用坐12小時以上的車
我們光是今天一天的車程
大概可以把台灣繞了一圈了吧....
而聊天之中也推測得知他們是政府單位
難怪每個人用的穿的都很不同凡響

用餐用到8:30我們繼續趕路
接下來還有三個小時的路要走
這種大車走夜路 那是更可怕了
經歷了一天下來
我想到今天是品諺的生日
就想打個電話回家
那時有種感覺:至少也要讓老弟他們知道我現在的狀況,不然怎麼"咚"的不見了都不知道...
所以就打了通長途電話給老弟
老弟聽到我們現在才要趕夜路
又聽我說路況不太好(因為他知道我說的不好就已經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先在電話那頭唸了我一頓
我只叫他不可以和老爸老媽說 免得他們擔心 等到了新都橋我會再打電話報平安
後來我和品諺通話 要祝他生日快樂
但他拿了電話就和我說:大姑姑,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喔~現在那個TINI ZOO有送鬼喔,你收集到三個鬼會送你一個鬼,是FREE的喔...
哈哈哈
他玩IPAD2的遊戲實在太著迷了
也不管他姑姑現在在水深火熱的路途上
就只顧和我分享他玩GAME的喜悅
哎~ 這個時候聽到小朋友天真的談話內容
心中感觸可是五味雜陳
很有差一點就聽不到品諺聲音、歷劫歸來的FU....

他們的遊覽車和我們一樣
在車上也是會放電影的
只是他們好像沒有暫停續播的功能
往往只要一停車休息後再上車
又要重頭播放
所以我們一共看了二次的"讓子彈飛" 二次的古天樂和甄子丹主演的鬧片
但最有趣的是晚餐之後他們也唱起了卡拉OK起來
就聽他們一直喊「卡」、「卡歌」、「PASS」、「老板,下一首」、「這啥什歌啊?」 的一路切歌下去
但當我們聽到一首歌時 全車所有人都熱HIGH了起來
而且這首歌我們四個也都會唱
因為在13.5小時朱師傅車上音樂疲勞轟炸下
至少聽了有五六七八次了吧
後來我前面的先生和我說
這首愛情買賣他們稱之為神曲
是一二年前由網路上紅起來的
幾乎每個人都會唱的一首歌
但他覺得實在難聽
只是實在太熱門了
想不聽都很難
呵~ 沒想到我們這趟來四川還可以學這麼一首紅到不行的芭樂歌
那當然也要來記錄一下
只要聽到慕容曉曉的【連結:愛情買賣】這首歌 
我們更不會忘了我們的苦難的四川行

我們一直到了過了午夜十二點到了新都橋
運氣很好的
他們這個團體剛好和我們住同一間旅店
只是我們訂的晚 是隔壁間的旅店
和他們再三道謝之後
我們走個一百公尺就到了
好在啊~
要不然把我們放在新都橋某個地方自己想辦法
半夜十二點還找不到車 那可又是頭痛了...

我們到了我們的旅館後一個睡眼惺忪的小姐出來給了我們房間
她還說:你們還有二位還沒到對吧?
看來小肖是都掌握了我們的狀況
所以這小姐對我們那麼晚來CHECK IN是一點都不奇怪

呼~ 
早上五點就出發的我們
原本傍晚五點就應該到新都橋的我們
倒楣到可以登上金氏世界記錄的我們
終於有驚無險的抵達到了新都橋
接下來我們得要等JACK和GRACE平安抵達才行
並要交換一下我們分開的十個小時
到底各自發生了什麼事...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問風 的頭像
問風

問風掠影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