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影子在全世界最高城市-理塘>

今天是和康師傅約五點出發
通常我們只要半小時時間就可以打包完畢出門
但我們四點就起床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 - 我們要起來吃泡麵當早餐
是前天在日瓦原本買來要到亞丁當晚餐的
再不吃 之後也沒機會吃了
吃完早餐 辦理好退房
康師傅真的很準時的在五點整出現在我們的旅店之前
外頭一片漆黑
溫度絕對在零度之下
因為我們上車之後
康師傅想要洗一下擋風玻璃
用水噴了一下車窗
整個車窗立刻結了一整薄冰在玻璃之上
看的我們傻眼
這在台灣 基本上是不太可能遇到的情況

天色雖暗
但至少稻城到理塘的路算是好走的
而康師傅的開車技術還真不錯
即使是連續彎路都還可以維持相當高的速度
難怪他昨天說12個小時的時間由稻城到新都橋隨便開都會到(一般來說稻城到理塘是3小時,
理塘到新都橋到9小時的爛路)
以他的車速 包含中間休息時間
下午五點趕到新都橋看來是不會有問題的

我們在車上盡量保持昏睡狀態
因為我們知道 一旦過了理塘就要開始車震九小時
那爛路 是想睡都沒辦法睡的
只是康師傅的車速太快了
我們三個女生都坐最後一排
車身晃的是特別厲害
想要保持平衡都有困難
所以也一直沒辦法入睡

就在大家迷迷糊糊之際
忽然感到車身一個煞車後停了一下
康師傅開門下車
我們後面的問發生了什麼事
結果JACK回說是康師傅壓了一隻野兔

什麼! 壓死了一隻野兔???

康師傅下車把野兔拎了回來(我是完全不敢看)
然後拿了個袋子把野兔裝了起來
就放在建華和山姆坐的那排
還聽到山姆喊:哎喲~ 兔子還沒死,還在動!
這可把我們幾個女的嚇死了
半死不活的兔子就放在建華的腳邊
我想他也很不是滋味吧

JACK坐副駕駛座可是目睹了一切
他用台語和我們說是康師傅故意壓的
野兔被我們的車燈一照之後
就立刻以之字形方式的左右跳逃
但康師傅的技術也很好
還是把野兔給壓死了(JACK說朱師傅來時也有這麼做,但沒壓到)
我的天啊~
這還真的是我們城市鄉巴佬很難想像的....打獵活動啊~ 

車子繼續行走山路
後來又聽到山姆
啊~的驚呼了一下
原來是一瓶礦泉水滾到了他的腳邊
他以為是野兔復活
這時我們全車都笑的好開心
笑這趟的旅行也太豐富了吧
我們連壓野兔的事也遇得到
還包括被一瓶礦泉水給嚇的半死...


7:45 我們到達了理塘
理塘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縣城之一 堪稱
世界高城
理塘縣全縣的平均高度是海拔4,300公尺
比西藏拉薩還要高300多公尺
所以當我們經過牌樓時
師傅特地讓我們下車拍照
而且我們到的時間真的很剛好
是太陽升上山頭的時刻
所以我在這裏拍到了今天第一高城的第一道曙光...


<理塘牌樓>


<這一天的日出曙光>


<我們六個人的大合照,腳超長的...>


<這是又翻了一座山之後,康師傅讓我們回拍理塘,還可以看得到我剛才拍的牌樓呢>

太陽升了上來之後溫度是暖多了
但我們也要進入最難走的路段
因為最後一排實在太震 
所以我和GRACE和山姆換位子坐到第二排
一過理塘還的路真是不同凡響
為了保持固定
我們全部都綁上了安全帶
緊緊的扣住身體的安全帶綁橫過我的脖子 讓我快喘不過氣
山姆說:要嘛被震死,要嘛被悶死,就選一種吧...

開了一個小時之後
康師傅聽到車子有怪聲
停下來看了一下
這時我們的神經全都緊繃了起來
因為這種舉動我們很熟悉
在朱師傅車壞掉之前朱師傅也下車看了好幾次
我們心裏開始有了不祥的預感
等康師傅一上車就問他車子怎了?
他回說看起來是車子
右後側的鋼板斷了
接著他就一邊開車 一邊打電話給他的朋友
內容大致如此:你出發了沒有?你車上有沒有鋼板?你幫我找個鋼板放在新都橋吧?
就看康師傅問了好幾個朋友
好像都沒問到車上有鋼板的
反倒還和其中一位朋友說:今晚有兔肉可以加菜...
但他也叫我們不用擔心
鋼板有四片 只斷了其中一片
還有三片可以撐著
不會影響我們的行程的...

不影響?
就聽到那車身發出的怪聲就讓我們混身不自在
我們才剛過理塘1個小時的車程
代表我們還有8個小時的車震才會到新都橋
這中間到底還會不會發生什麼狀況還不知
今天都第八天了
我們的交通運怎麼還是這麼背啊?

我們又往前走了十多分鐘
經過了一個很小很小的聚落
剛好又看到有修車補胎的店
康師傅表示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把車給修一修
好~ 當然好~
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
當然要把車修好再走
等我一下車看到車的狀況
我真的忍不住驚呼:我的媽呀~ 這輪胎也移位的太誇張了吧...


<看到了嗎?輪胎已經後移了那麼多的距離,這車怎麼開回新都橋啊?>


<這就是四片鋼板斷了一片的特寫,也造成我們的輪胎整個後移。想想我們坐在車上還真是玩命啊~/Photo by Jack>

任何有眼睛的人看了我們的車況都知道問題不小
康師傅和修車師傅討論結果是要把四片鋼板全部焊在一起
到了新都橋再換新鋼板
現在好了 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十分尷尬
上次車壞在瓦斯溝 那至少都還能說出個地名出來
而現在的位置
放眼望去 大概只能見到十間民宅
只看得到風沙滾滾的碎石路和遠處的髦牛而已
問了當地人我們在哪
對方只回答:大概離理塘100公里的遠的地方…(就是說不出個地名)
康師傅是立刻和修車店老板討論要怎麼處理鋼板的問題
而我們唯一能做的 就是在一旁等車修好...


<我們就是壞在這種風沙滾滾的路段上>


<康師傅在修車,我們在拍照>


<康師傅在修車中>


<小兄弟>


<小兄弟2>


<終於二個都回頭了>


<放眼望去,還真的有夠遼濶>


<休息中的藏民們>


<這裏除了牛還是牛>

我說過 只要給我們相機 我們就可以自得其樂
在等康師傅修車的同時
我們自然是拿著相機開拍了起來
但這不像是瓦斯溝是個小村落可以走走逛逛(因為一望出去就是草原一片)
前方還是個修路路段 
只要車子一過捲起的風沙撲來 
我們站在路邊都得要掩面迴避才行
所以充其量我們就只能在修車廠附近一二百公尺走走而已
一開始還可以拍拍修車廠老板和雜貨店老板娘
然後是路上騎車經過的機車騎士或僧侶
再來就走遠一點去拍拍髦牛
一個小時之後 我們開始無聊了…


<經過>


<車也壞了?>


<僧侶>(左邊那個怎麼看起來好像無頭鬼?)


<送貨>


<這是難得見到的美女>


<這二個騎士看到我們還擺了很帥的姿勢隨我們拍照>


<左邊那位就是雜貨店老板娘,看她穿的衣服好有層次,算了好像有七層>


<這不知是修車廠還是雜貨店的老板>


<這車紅的也太顯眼了>


<看到一隻鳥也來拍一拍>


<太無聊了,所以拍了很多張>


<經過的騎士們>


<一堆騎士們>(真的是無聊到了見人就拍)

我們無聊到開始在玩追蹤攝影 看誰的焦抓的準
我們無聊到開始拍一隻停在不遠處的鳥
我們無聊到開始把車上的零食全拿下來吃
我們無聊到開始拿出自己的IPHONE出來玩
最後 我們無聊到開始分析為什麼我們會在莫名奇妙出現在這裏的原因…

這時山姆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一出 沒人反駁
他說:一定是野兔的復仇…

是啊~ 本來都順順的
就是康師傅沒事去壓了那兔子之後
不到一小時半 車子的鋼板就斷了 然後我們就在這裏了
那時野兔被丟到車裏時還沒斷氣
它的靈魂等於和我們這車一起坐到這來
想到這裏 全身是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
阿彌陀佛~ 善哉善哉~
尤其是因為當我要回車上換鏡頭時
必須由駕駛座進去(因為中間的車門在修車不方便)
我看到康師傅駕駛座下有幾滴野兔流下來的血
那感覺還真的全身起雞皮疙瘩的不舒服

我們在修車廠旁還沒地方可以坐
而且只要沒有陽光的地方溫度是低的
位了取暖 我們只好或站或坐的在陽光下才行
一小時、二小時的過去了
我們的車子還沒修好
最後連修車廠內的雜貨店老板娘都看不下去
叫我們六個到裏頭坐著休息
哎~ 我們不是已經否極泰來、因禍得福了嗎?
怎麼會困在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荒郊野外呢?
我們的交通運會不會太悲慘了點?
我們又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會淪落此地步呢?


<這畫面真的太悲慘了/Photo by Jack>


<我們連坐的地方都沒有,只好站著吃東西>

我們實在等太久了
很不好意思的也和雜貨店老板娘交關了一些吃的喝的
原本擔心上廁所的問題
好在是他們修車廠後面還有一個用木板訂起來的衛生間(但缺了一個門)
因為四面通風良好 所以一點味道都沒有
但千萬不能往下看 而且蹲的姿勢要小心一點(因為堆的有點高)
除此之外 一切都還好 還好…


<這就是修車廠旁的小小雜貨店>


<我們最後只能坐到裏面來避風沙>

眼看我們困在這裏也困了三個小時了
我終於忍不住打了電話給小肖抱怨(本來想說打也無濟於事)
小肖一聽到我們的車又壞了直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還請我把電話拿給康師傅問清楚狀況
正當把電話要交給康師傅時 就聽到他說:好了!車終於修好了…
好不容易啊~ 我們由早上9:15一直等到中午12:15
整整三個小時
別說傍晚要去新都橋拍什麼私人景點了
我們只求能平安抵達就好…

我們很無奈的上了車
這三小時下來是把大家整到很無語
康師傅抱怨這本來一個小時就可以修好的
因為老板不在 是個小學徒來修
愈修愈大洞才會拖的那麼久…
但當我們車子啟動時 發現車子後方還是有怪聲
而且更可怕的是車身抖的可厲害的很
我抓緊著車把 瞪大的眼睛問師傅:師傅,這車子…問題更大了吧?
別說我們六個覺得不對勁
連師傅也覺得有問題
我們前進不到二百公尺之後
師傅又決定折返檢查
當我們又進到雜貨店時
那雜貨店老板娘說:喲~ 你們又回來了呀~

小肖不好問我們的狀況
就用傳簡訊的問我們是否順利駛離
我們也不想再打電話
就傳了個簡訊回去:開了二百公尺,我們又回去修車了…
哎~ 我們到底還有什麼還沒遇到的 能不能一次全來啊…

但這回就好些了
半個小時之後 康師傅正式宣佈車子修好了
原來剛才的狀況是右後輪裝上去時有四個螺絲忘了上
所以才會車身抖厲害

四個螺絲忘了鎖?

說真的 這我們真的見怪不怪了
我們什麼事都遇得到
這忘了鎖螺絲對我們來說
已經不足以讓我們驚嚇了…

12:45我們又再度上車出發(而且還和修車廠老板說「不要再見」)
說真的 路況已經很爛了
再加上我們這台車又後天失調 狀況頻傳
我們幾個坐車可是坐的提心吊膽
因為這台車就像顆不定時炸彈一樣
什麼時候再來給你個回馬槍 補你一刀
讓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沒想到這真沒事不要這麼亂想
大概我們六個人都太擔心車子再出狀況
無形中產生了念力
也或許是野兔的冤魂不散 怨氣未了
在我們又開了半小時之後
我們的車子怪聲又起
而且車子開始的「碰! 碰碰! 碰碰碰!」的大抖動
這回我不是只有抓車把而已
我差點沒把建華的手給抓黑青…

康師傅又下車看了回報:這回,另一個鋼板也斷了…

很好 很好
真的是值得高興的好消息
我們不用再提心吊膽的坐在不定時炸彈上了
因為我們正式宣告車子掛點 不能動了
這回放眼四周
很好 很好 真的非常好
因為完全沒有任何的民宅或建物
只有風沙滾滾呼嘯而過的車子和一望無際的山脈…


<我們車子完全死當的地點>

我們的命運會不會太悲慘啊?
這野兔的復仇會不會太徹底啊?

就聽到康師傅又打電話給剛才的修車廠老板叫他帶工具過來
問題是我們離那已經又半小時遠了
他好好生意不做 幹嘛跑來英雄救美?(如果我們算美女的話,那只能算是風塵女郎那一等級的)
就聽到康師傅忍不住的大喊:
啊~ 到底造了什麼孽啊~
我還安慰康師傅說:還好啦~ 康師傅,你遇到的霉只有我們的一半,我們還有前半段啊…


<康師傅懊惱的在打電話連絡事情中,這背影,還真是背啊~>

是啊!
一趟旅行可以坐壞二台車的機率有多小?
這平時遇到一次車壞了就已經夠倒楣的了
而我們何其幸運 還可以壞了二次? 
喔!不~
如果連那個7號師傅的車後來都要去修煞車的話
那我們一共坐壞了三台車…

誰? 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帶塞?

說真的 我們已經無力去分析爭辯
就全算在那隻野兔的身上了…

康師傅打了幾通電話好像沒好法子可以解決
等零件?
不管是由稻城、理塘還是新都橋
都得要好幾個小時的時間
我們也根本不敢下車
因為一下車只會被迎面吹來的風沙搞的灰頭土臉
我們只好攤坐在車裏
靜待康師傅想法子解決
腦子裏唯一有的問題是:到底是誰帶塞...


<這回真的完全無力了>


<真的沒遇到那麼衰的>

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如果逃難時 你會想要先帶什麼?

這時康師傅想到了個方法
他請我們把一些重要的行李帶在身上
他想攔下巴士把我們先送到新都橋去
之後等到他的車好了
再到新都橋和我們會合
看起來這是唯一的方法
總不能一直呆坐在這
這裏離新都橋還至少有六七個小時的車程
現在都已經快二點了
再不走 我們又要摸黑冒生命危險走山路了

所以我們立刻動了起來
每個人把大行李中最重要的東西給帶著
我唯一拿的就是我的小筆電和一包的充電包
小筆電有我這次的拍照檔案 充電包是筆電和手機用的
只要有這二個再加上我相機包、護照和錢
其他只要能用錢解決的 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在這種荒郊野外
攔車求助還真的是人性的考驗
康師傅和山姆及JACK負責攔車
就聽到有巴士停了下來 但車子全滿了 所以又開走了
要嘛就巴士看起來有空位 但是連停都沒停的 也開走了
光是攔車大概又攔了好十來分鐘
在我幾乎絕望之時 忽然聽到山姆喊:

車子有位子! 它停了!
它停了! 快,他們願意載我們! 快! 快上車!


沒想到我們會落得這種逃難般的局面(我們不是來渡假的嗎?)
故事演到這 灑狗血的程度台灣龍捲風還要龍捲風
現在 就只差劉文沖帶著與石俱焚的眼神 點燃他手上的那只
番仔火了....


To Be Continued...


問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